一池秋

黄昏雨落一池秋 晚来风向万古愁

相亲这件小事上(小说写作教程课后习题一)

1.我会告诉你,题目是来着我买一本教人写作的书嘛?
2.作业写文两不误
3.由此可见我就是和懒鬼。
——————————————————————————————
一`
无剑站在镜子面前涂抹着眼影——他看着眼影盘里花花紫紫的颜色发呆了两分钟,索性用化妆刷刷了厚厚一层的黑色粉末,两眼一闭就在眼皮上随意乱扫。

三秒后,一个新出炉的熊猫就出现在了面前。

无剑不想出门,准确的说,是他不想出去相亲。基本上每个到了试婚年纪的青年都会被自己的三姑六婆评头论足,在背后不停的嚼着舌根。然后这些烦人的亲戚就会一边用怜悯的眼光看着你,一边催促着你去参加他安排的各种聚会!

大概对于上了年纪的女人来说,撮合小年轻这种即能满足他们的八卦情绪,又能彰显他们升为长辈的博大精深的活动,是他们生活着不可缺少的调味品吧。

无剑烦躁的看着镜子中活像女鬼一样的家伙,粗鲁的抓起洗漱台边悬挂这的毛巾就是对着脸上一整摩擦。粗暴的行为,让她白嫩的脸颊红的跟个猴屁股似的,脸上的疼痛让她眼角不可避免的产生了生理盐水。

严格意义上来讲,无剑不应该会是需要相亲的类型。不管是从她学生时代优异的成绩还是毕业后,毫无意外的牙医,这种社会地位和工资都算不错的工作来讲,她都不应该是没有人追求的对象。

更何况,她那双含情脉脉的桃花眼,当她用那双眼睛注视着你时,我敢打赌你绝对会毫无保留的说出你心中的所有事情。不论是你昨晚吃了三份牛排还是今天穿了一条小鸡胖次。

那么,无剑是自己主动选择单身的嘛?哦,作为一个每天看着八点泡沫剧擦拭泪水,对着电视里的帅哥流口水的新时代好女性,她对一份美好的爱情的渴求,不比任何一个女性少。

要是能找到一个可以一起共度一生的人就好了。

想到着,无剑又忍不住抓起手中的手巾一整撕扯,将它揉成了一个惨不忍睹的模样。脸颊却认不出开始泛红,看过了照片的无剑,不得不承认那个相亲对象长得比最近红头半边天的小鲜肉还要好看半分。

好了,那么问题来了。一个外在条件上层,内心渴望爱情,对于相亲对象也十分满意的少女,为什么会对相亲如此烦躁而又惧怕呐?

对!如此的烦躁而又惧怕。

二`
屠龙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虽然离出门赴约的时间已经不到一个小时,虽然自己那个性冷淡兄弟已经在自己房间立在那里放了半个小时的冷气,可他还是没有起床的打算。

我的天,屠龙绝望的闭上了双眼,为什么我会脑抽答应玄铁的安排!

剑眉星目,红发如火外加爽朗的笑容,几乎每个人都会在第一眼对着他敞开心扉。高中体育部的经历,即使到了大学也是校篮球队的主力。辛苦的训练并没有让他白皙的皮肤变得黝黑,反而让他的八块腹肌更加的明显。

不是没有收到过学妹们红着脸颊递过来的情书,但无一例外的,屠龙全都毫不留情的拒绝了。已至到现在,变成了需要相亲的社会黄金单生狗!

“虽然知道你心中的想法,但是若再不起床,我估计你也就赶不上约会了。”倚天抱着双臂靠在墙脚,即使是这样的夏日,他脖子上的毛领也不曾拿下过。

“如果迟到了的话,那么你昨晚向我询问的东西也就毫无用处了吧!”使出最后杀手锏的倚天,满意的看着听到话后,蓦地翻下床冲进浴室的屠龙,扭头离开了自己兄弟的房间。

“有美人兮,心似双丝网,直教人生死相许。”屠龙在心里默默吟诵着,昨晚临时向倚天询问的诗句,恍惚中总觉得那里不对。

没有发现自己将三句诗词融合成一句奇怪的东西,屠龙看了一眼浴室门——谢天谢地倚天并没有跟着自己跑过来。他悄悄摸摸的拿起洗漱台上一个半透明的瓶子,对着自己的脖颈就是一股脑的喷撒,直到整个浴室都弥漫着一股刺鼻的香味。

真矛盾不是嘛?一边不想去相亲,一边又对着相亲暗暗期待着。这样一个优秀青年,到底是为何对于相亲烦躁而又惧怕呐?

周五信誓旦旦的说要日更五千
结果沉迷新番
回过神来已经周天晚上了_(:3」∠❀)_

求问兑换天罡碎片了的小伙伴,你们的语音包听得到嘛?
才肝完碎片,然后天罡语音不管是中文还是日文都听不到,就好难受( •̥́ ˍ •̀ )

偷得浮生半日闲.二(乙女向)

1.都没有人问我,为什么取这个名(叹气)。才不是什么随便的名字呢

2.浮生老板为什么会是这种心理状态,我只能说,他是个有身份(重读)的人

4.浮生真的超可爱啊www

————————————————————————————————

无剑一手推开了挂着风铃的玻璃门,一手又将自己裙边的褶皱打理干净,走进了小店中。

 

这是一家开在小巷深处的店铺,岁月腐蚀了巷子,石板路上或是黑色的污渍或是毛绒绒的青苔,歪歪扭扭的散落在地面上。在飞速发展灯火酒绿的市中心,这个小巷就这样被无情的遗忘,安详的沉睡着。

 

和外面陈旧的巷口形成鲜明对比,小店却是崭新的哥特式建筑,黑色尖顶的房屋就这样镶嵌在了小巷深处,就像被强行拼接的两幅画作,如此的突兀而又不和谐。

 

“一份炸鸡一杯啤酒不要冰。”无剑熟练地吐出一席话,随后捂着脸坐在了自己的固定座位上。

 

开在深巷不知何时就要拆迁的哥特小店却是卖炸鸡,这样的店主一定是脑子有坑。想到着,无剑又抬头看了眼棕色卷发的青年,步入了夏天浮生也将自己的长发盘在了头上。

 

好吧,是个长得巨帅脑袋里充满想象力的文艺青年。

 

青年挽起左手的衣袖露出结实的小臂,将炸鸡端到了少女面前说道:“我以为你不会再来了呢。”

 

的确,从上回青年端出叫花鸡后,无剑已经一个星期没有来过了,这简直和他之前每天按时到来形成了鲜明对比。

 

“老板你都这样恐吓我了,我缺席一个星期不是很正常嘛。”无剑咬了一口炸鸡,还是一如既往的酥脆“而且我觉得,如果是老板你这么帅的人,要是以后见不到了,我觉得我会后悔一辈子!”说道着,无剑偷偷瞄了眼青年饱满的嘴唇,下一刻就拿起了手边的酒杯,挡住了自己绯红的脸颊。

 

听到少女的话,浮生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拉开无剑对面的椅子做了下来——事实上,他的小店除了无剑,开业一个多月也没有一个人关顾。当然,现在惨淡的状况,也和他消极宣传的原因有关。

 

“我以为我已经告诉过你了,不要从一个人的外貌判断他的品行。‘射雕’里的杨康不也是一表人才的模样,内在不也是个不择手段的小人嘛。”浮生嗤笑得看着无剑,脸上写满了对她的嘲讽。

 

无剑手一抖,咬了一口的炸鸡在桌上蹦跶了两下掉在了地上“才不是这样呢!”无剑嘟啷着嘴看着浮生“既然敢开门做生意,那么作为肯定是个不会随便做坏事败坏自己名声的人。”

 

“再说了,愿意在下雨天开门收留一个‘落汤鸡’的家伙,怎么说都不会是个坏到骨子里的人吧!”

 

无剑拿出纸巾,将掉落在地上的炸鸡块扔进垃圾桶内,有些无奈的看着听完自己的话后,沉默不语的浮生——这个人总是这样,在人夸奖自己的时候就会下意识的反驳攻击他人,向一只炸毛的刺猬,躲在自己的盔甲内,不愿相信任何人。

 

“浮生,你为什么就不愿老老实实接受他人的赞美呢?即使是一句拐弯抹角带着玩笑的话语,对你来说也如蛇蝎嘛?”无剑有些生气的瞪着浮生,长得英俊潇洒还有一手好厨艺,年纪轻轻就能盘下一个店面。明明是个这么骄傲的人,为什么却又如此的矛盾呢?

 

无剑抿着酒杯,咽下了舌尖泛起的苦味

 

四目相对,浮生下意识的扭头看向了门口的风铃轻哼“是嘛?真可惜身边的人几乎都把我当做杨康再世呢。”

 

浮生用力将下拉的唇角勾起一个弧度,不由自主地蜷缩着双腿“他们这样说倒也没错,谁叫我们两个,本来就像一个物体呢。所以……”

 

“才没有呢!”无剑突然伸出半个身子跨过了桌面,双手捏住了浮生的唇角,打断了青年的话语“真是可笑!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两个一模一样的物体呢!就连你的左手和右手都不无法完全重叠,更何况你和他呢!”

 

少女喘了口气继续说道:“周围那些将你和杨康看做一个人的家伙,将你比作他的人,真的有好好看清楚嘛?你们两个,根本就是两个人!”少女双手微微用力,修正了一下浮生的唇角,“所以,开心些吧浮生!你这样的笑容,简直对不起你这张漂亮的脸蛋。”

 

没有熟悉的讥讽和扯高气扬,少女的眼里只有满满的认真和…..心疼?

 

最后两字在浮生的舌尖打转,却又在最后一秒咽了下去。几乎是下意识的,浮生扇开了少女的双手,嫌弃的说道:“所以你刚才,有没有记得擦拭双手呢无剑小姐?”摆出一副防御的姿态,浮生压制住了内心的悸动,眼神一瞟变成了熟悉的冷漠。

 

无剑一愣,看着自己的双手一言不发,整个人又重新坐回了餐桌上。看到少女沉默不语的模样,浮生张了张嘴,又咽下了话语。

 

没什么好说的,不管是对自己,还是对他人……

 

无剑看着自己的双手,没错,十指如葱肤如羊脂,这是这个年纪少女一贯的柔和秀美,细细一闻还有淡淡的茉莉香,是自己来之前擦拭的护手霜。明明自己很小心的擦拭好了双手,可是浮生却还是如此嫌弃,果然……

 

“果然浮生你是洁癖嘛!那么这样,你小店的卫生,绝对有保证了。所以我说了,你肯定不是个品行不端的家伙!”

 

无剑满意的点了点头,一口一个鸡块开心的咀嚼着。

 

偷得浮生半日闲.一(乙女向)

1.本文又名——霸道炸鸡店店主的恐吓日常、八一八那个人苏厨艺好的炸鸡男神

2.被浮生虐到爱上他的日子

3.讲道理,每次都要爆个绝杀露个小蛮腰才退场,一来就把我队里最好看的箫爹捅,浮生你这个小妖精是不是爱上我了?!

————————————————————————————————


一.

“老板,一份炸鸡一杯啤酒多冰!”少女捋了捋沾着雨水的刘海,将滴着水滴的黑色雨伞套在塑料袋里。做完这些事情后,她又绕过了空旷的中心跑到了最角落的木椅上做好,随便点了点就拿出手机在角落里乒乒乓乓。

 

“你先在寝室把资料整理一下,等雨停了我们去图书馆校对。”按下最后一个句号,无剑将短信发出,心里对着自己的组员悄悄说了句抱歉。

 

本来今天约定好和屠龙倚天一起将报告搞定,没想到回来的路上却遇到暴雨,看来今天注定是完成不了作业了。只是最后的日期临近,要是再不加紧速度完成工作,估计灵蛇导师会罚他们三去眼镜蛇养殖场做义工吧?一想到那些吐着舌头身怀剧毒的爬行动物,无剑忍不住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感觉一股子寒气从腿脚蔓延到发梢。

 

“你的炸鸡和啤酒。”温润的男生恰到好处的将少女从脑内的眼镜蛇地狱里拯救了出来,无剑顺着声音抬头,一个棕色卷发扎着马尾的俊秀青年,洁白的厨师服一尘不染,大小适中衬得青年身姿越发的挺拔。他就这样端着餐盘出现在了无剑面前。四目相对,无剑惊奇的发现青年有一双蜜糖色的眼睛,犹如幼年时期母亲送给自己的那罐蜂蜜,清澈而又甜蜜,外表越是温柔,却越是叫人欲罢不能,只想抱着蜜罐舔到天荒地老。

 

无剑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口,手底下传来了微弱而又坚定的跳动。这便是两人的初遇,和世间所有平淡无奇的初遇一般,毫无特点和激情,却在下一秒的努力下转变成了绚烂奇妙的生活故事。

 

二.

“浮生老板,我觉得再这样下去,你这家店迟早得倒闭吧?”无剑懒洋洋的趴在木桌上啃着炸鸡,上下眼皮打着架,眼睛却还挣扎着盯着在打扫餐桌的浮生剑。正午的阳光透过透明的玻璃窗打在无剑身上,酒后饭饱外加暖洋洋的气温,偏偏小店除了他再也没有别的客人,安静又温暖的地点,正是瞌睡虫爱光顾的场所。

 

“你又如何知道我没什么客人呢?炸鸡店的生意,怎么也得是晚上来评定吧?”将最后一张餐桌擦拭干净,浮生将抹布放回了后厨。看着趴在桌上死活也不离开的无剑挑了挑眉头,索性拉开椅子坐到了无剑对面。

 

木椅摩擦地板发出的声响成功的赶跑啦瞌睡虫,本来趴在桌上死气沉沉的无剑蓦地支起了脑袋,闪着眼睛盯着浮生因为工作而潮红未退的脸颊说道:“可是美团团购卷月销量二,这样一想果然还是没啥生意吧?”说道着,无剑撅着小嘴抱怨道:“明明你做的炸鸡这么好吃,为什么都没啥客人啊?现在的人类真是越来越没有品味了!”

 

听到了无剑的话语,浮生无所谓的笑了笑,既没有一丝被道破生意不好的恼羞,也没有因为生意不好而带来的怨气,只是在那边意味深长的笑了笑,眼里却是明晃晃的毫不在意。浮生轻轻敲打着木桌,看着噘嘴的无剑“好又如何不好又如何?这些小事,还不在我需要考虑的范围内。到是你,三天两头的跑来吃炸鸡,看来我用不了多久就能目睹一个人究竟是如何增重30斤了!”

 

无剑抓着炸鸡的手在空中僵硬了三秒,又慢悠悠的将鸡肉放回了餐盘,幽怨的瞄了一眼对面的青年——要不是害怕你倒闭,谁会每天跑半个小时来巷子底吃炸鸡啊!我都半个月没吃火锅了好伐?!

 

“我最近做了一个梦,”安静不过半分钟,无剑又开口“我梦见我失忆的状态下苏醒,认识了好多好多人和一个绿衣的青年。绿衣青年可好了,又是做叫花鸡又是挡刀,结果快要大结局的时候绿衣青年直接叛变还变成了老板你的样子!”

 

讲到这,无剑拍了拍胸口,眼神中带着一丝惊恐“你不知道那个梦境有多真实,要不是因为老板你只会做炸鸡,我差点就真信了。本来今天都不敢来了,不过想到老板你这么好看的人,绝对不会对你忠实的顾客下手,我就又来吃炸鸡了。”无剑吐了吐舌头,悄悄将一块鸡肉塞进嘴里。

 

“哦是吗?只是一个外貌,你就如此确信?我倒觉得,如果真的有个顾客愿意买1000斤炸鸡,那么在你炸鸡你下毒我倒是可以试试。”浮生突然起身走进后厨,没过多久又端上一个铁盘,里面装着两个手掌大小用锡箔纸包裹着的不明物体。

 

“看在你是老顾客的面子上我偷偷告诉你个秘密吧,”看着浑身僵硬的无剑,浮生脸上忍不住浮现起开心的笑容“炸鸡只是我的副业,我的真正身份其实是本省龙头叫花鸡公司的继承人。”

 

“这是我才做好的叫花鸡,不试试嘛,无.剑.小.姐。”

 

 


官微逛了一圈
全都是骂浮生的
人家浮生又不能选择杨康当主人
而且浮生也不是杨康
哇这样搞得我怀疑全世界都讨厌浮生
说真的剧情到现在就只有浮生木剑两个反派(○`ε´○)
反派势力严重不足啊(对比卡池其他五花)
要啊浮生还不是五花,反派就木剑一个五花
那我真觉得这个反派也太磕碜了吧?(ಡωಡ)
噩梦7 11刷了一个上午后
突然爱上了浮生
大概我就是抖m吧

卡在了710
没君子没真武
逼得我去练御蜂
好不容易打过了78
710打了两个小时
打得我怀疑人生(ノಥ益ಥ)
全真教我做人系列
内心毫无波动
甚至想写18x压压惊系列

出坑出谷子
花丸吧唧
鸣狐22
小夜21
小夜咖啡挂件55
小夜闪16
江雪闪17
珠子色纸捆杵子或者小夜46

啊是我是我,每次发文都忐忑不安,直到小天使送小❤才敢点进lof

曲子湘。:

四我

夜樱儿:

是我是我
特别是杚鸟瓜子琥珀太太太太太太太太们给我留言的时候

我感觉这个世界上夜樱不是人了

白之纸黑之字:

这就是我啊!!!特别是评论!!!

雨萧:

是我!!!

三花豚🌸:

这就是我xxxx
转载随意(*´╰╯`๓)♬

【复健】八一八贫穷艰苦的五剑一家(一)

手速和脑洞,就跟高数一样,不用就退化得跟没有一样。

————————————————————————————————

无剑很穷,在她/他那个玛丽苏人设无法捉摸的性格外加可男可女的迷之性别下,是一个干瘪的钱包和随时随地想要放弃剧情回家种田的心。

 

无剑是谁?无剑之境的基石,梦间集唯一认证主角,亲哥哥全是五花的人才。

 

可这又如何?是基石又不是钻石,穷得睡墓地的人,你能指望他多有钱?

 

啊你说古墓?他们家可是承包了五剑百分之八十的蜂蜜,垄断了整个蜂蜜市场的家族,惹不起惹不起。

 

 

“我觉得,贫穷真的能改变一个人的一生。”绿竹走后,无剑捧着手上焦黑的烤鱼,对屠龙说道。

 

彼时他们才和木剑经历过一场大战,众人元气大伤暂且停留在剑冢休整。木火将无剑惨白的脸考得红彤彤的,看着身着黑袍新鲜出炉的长辈,屠龙无视内心叮叮作响的警钟,询问道:
“为啥?”

 

“你看木剑,穷得连衣服都买不起,天天坦胸露乳cos少数民族还专门去模仿人家少数民族说话。妈的前几天和他打架,我差点以为他再说洋文。”木剑咬了口烤鱼,又默默的将它丢在了草丛中,“还有紫薇,一碰面就去掏魍魉胸抢东西差点把桃花岛都给弄翻了,别以为我不知道是因为那玩意在淘宝上买20块钱呢。”

 

“你知道你们是怎么来的嘛?”无剑突然扭头看向在一旁裹着毛领留着汗水的倚天嘿嘿一笑,露出了沾着菜叶的牙龈“那年他去山头捡空瓶,看到两块大红被子,寻思着终于可以做件新衣服了。结果一上前,就看到你们两个。”

 

无剑叹了口气,“其实捡到你们也不错,毕竟是两个男婴,拉到乡下还可以卖几百块钱呢。结果那年遇上了绝情谷和桃花岛组成的联合军,强打拐卖儿童。不光没能卖钱,还差点被抓进牢里,只好打着雕的跑到山洞去避风头了。”

 

倚天想了想一直宣称有丝分裂的玄铁,愈发坚定了无视玄铁的决心。

 

“那么青光前辈呢?”一直在旁边默不作声的金铃索突然开口道,据说青光利剑是以为古道热肠以重塑世间正道为己任的前辈。这样有觉悟的人,连那些饱读诗书的富家子弟都要甘拜下风。

 

如果这也是因为贫穷的话,那么也不失为一桩美谈。

 

“你知道是谁举报玄铁拐卖儿童的嘛?”无剑看了眼眨巴眨巴眼睛望着自己的金铃索,有些不忍“清缴山贼悬赏500,采花大盗200,你以为他那身完美遮住四肢的衣物是怎么来的?”无剑想了想自家只有一排排石碑的剑冢,忍不住留下了两行热泪。“要不是当初太饿了,吃了浮生掺了失忆粉的叫花鸡,我能躺在草地上,一觉醒来连爹妈都不记得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