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池秋

黄昏雨落一池秋 晚来风向万古愁

沉溺7(江宗)

1.本章加州强势刷存在感,不过婶婶和加州只是亲人。
2.最近在看其他文章,感觉写着写着感觉自己的文风有点突变。
3.前几天考试很多,有段时间没更文抱歉抱歉
4.接下来一个月是考试月,可能更新有些慢
——————————————————————————————

夏夜景趣持续了一周,然后被迫换成了夏日景趣。
审神者很固执,是那种别人越是劝阻,就越是想要往前杀出一条血路是性格,没有人能劝得了他,除了加州清光。
审神者天不怕地不怕,往前数几年还没当审神者的时候,据说也是干过放火烧山门,晚上偷摸翻地窖喝酒,打山兔的小混球。
家里的父母长辈全部都死在了对抗时间溯行军或者暗堕本丸上,也就没有人能管的了他了。
而师门的师祖们就是喜欢她这股天不怕地不怕的劲,大概是老年生活太寂寞了,需要点有活力的家伙添添人气,看到审神者的第一天就收了她当关门弟子。
认真算算,辈分比掌门还高,师门也就管不了他了。
可就这样一位天不怕地不怕,脾气死倔的人,自由自在的长大,没人管得了的家伙,偏偏就怕清光。
那天清光只是趁着审神者打王者死掉的空挡,皱着眉头随口说到最近光线不好,涂指甲老是涂错位。少女就放下了手机干净利落的换上了夏日景趣。
那干净利落的,比得上高中中午抢食堂的高中学生。
这世间大概就是这样一物降一物,没人管得了,以为会这样潇潇洒洒混球一生的家伙,遇到了对的人照样能被管得服服贴贴。
“这回还得多谢清光先生,不然也不知要何时才能见到阳光。”
从审神者的房间出来没几步,就从拐角处钻出个粉头青年。
大概是才洗了头,湿漉漉的头发谁便用头巾包裹起来,偶尔留下几滴水流躺过宗三的额头脸颊锁骨直达深处。
加州没有在盯下去,转过头去欣赏审神者不知道什么时候挂在房屋檐上的风铃,好似上面开了花似的。
宗三看到加州这样也不感觉奇怪,自顾自伸了伸双臂,感受久违的阳光。
多亏了这一周的休息,宗三的身心都恢复了最饱满的状态,现在跃跃欲试感觉随时都能够手刃敌枪。
今天加州清光本来是不会去打扰审神者打王者的,审神者听加州的话,清光又何尝不喜欢审神者搞事时开开心心的笑容。
每次审神者奸计得逞的时候,加州都会假装懊恼,其实内心看到他这样开心的样子,每次都能多吃一顿饭。
换上夜景后,婶婶每天盯着太刀出丑开心的样子,清光看着也是觉得很舒心,也微妙的有点不开心,有种自己辛辛苦苦养大的小猫咪被别人吸引走了的错觉。
看穿了清光内心宗三,眯了眯自己的猫眼。
“清光先生的指甲油换了颜色吧,就是光线这么暗,也不知道视力不好的审神者,这回能看出来嘛。”
挑了一起吃饭的时间,一边吃饭一边闲聊就把准备好的台词说了出来。
最近审神者也的确没发现,不过不是因为光线,而是因为月末整理公文的原因。
对面的江雪看着宗三眯着眼睛抿嘴微笑的样子,怎么都觉得自己看到了一只等着猎物上钩的狐狸,只想找个机会摸摸狐狸身上柔软的皮毛。
总而言之,本丸终于换上了一个阳光明媚的景趣,可喜可贺。

这天左文字一家在吃西瓜,绿油油圆圆的西瓜,放在井水里凉了大半天,现在正是吃的好时机。
宗三在那边切西瓜,红彤彤的西瓜被均匀的分成了十几块,顺手就把最中间的递给了小夜。
江雪在那边给宗三梳头,只从哪天吃完饭回来后,江雪就爱上了梳头的行为。
宗三的头发每天早上起来都乱蓬蓬的,光是打理就要花费半个小时,现在有人帮忙,他也就乐得清闲。
小夜在桌子的另一头屈着身子小口小口的吃着西瓜,一边吃一边盯着两个哥哥,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算了,还是吃西瓜比较重要。
盯了半天也没想吃那里有问题,小夜干脆安安静静的吃起了西瓜。
正午的太阳又大又热,人走在太阳底下感觉都要被烤成人干。
所有的刃都关上房门开上着空调舒舒服服的躲在房间里,庭院里除了蝉鸣就再也没有声音。
太阳太热了,连本丸躲着阳光沉睡了起来。
在这个小小的房间里,左文字一家就享受难得的温馨。
过了一会,小夜的上下眼皮,没过多久就倒在桌上睡着了。
虽然是活了几百年的刀剑,到底还是小孩子的身体,正是多眠的年纪,正午太阳一大就开始犯困。
“小夜着随时随地都可以睡觉的毛病,也不知道是跟谁学的。”
江雪放下梳子把小夜抱到床上,想起前几天因为受伤拉着自己睡觉的宗三,微微翘起来嘴角,感觉心里都得开出一朵花。
“都说长兄如父,‘父亲’对孩子的影响最大不是嘛?”
察觉到了兄长是在暗指自己前几日赖在床上不起来,还拖着他一起睡觉的事情,宗三颇为有兴致的反驳起来。
江雪终于给小夜盖好了被子,“是嘛?我以为‘母亲’的影响更加大。”
母亲指的是宗三,和江雪相比,宗三到底是多了一丝柔和的气息,加之没来之前都是宗三照顾着小夜,这样看来的确有些母亲的意思。
宗三愣了愣,没想到平时沉默寡言有些严肃的兄长能说出这种话。
一时之间找不到回击的话语,宗三只好埋头啃着手里的西瓜,装作自己努力吃东西没空理人的模样。
等西瓜吃完宗三终于想起来了自己该如何回答的时候,江雪早就在一边抄起了经文,只好盯着江雪发呆。
江雪长得蛮好看的,他不是那种五官精致的类型。单个拆开来看,嘴巴就是嘴巴鼻子就是鼻子,虽然说不上难看,但也达不到精美的地步。
但当把五官聚集在一起后,拼出来的就是个漂亮的模样,更何况常年的演习经文,身上多了份宁静的气息。
如果不是老是喜欢皱眉头显得有点严肃,估计粟田口的小短刀会很喜欢找江雪玩的。
宗三上下打量了一下,觉得江雪作为一个兄长让人一点都挑不出错误来。
而且性格也不错,靠在背上赖一天也不会生气。
想了想,宗三内心就充满了一种奇怪的满足感,感觉内心有什么东西得到了满足。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