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池秋

黄昏雨落一池秋 晚来风向万古愁

【高考作文】我们会在6.7相遇1(宗三婶)

盲抓全国一卷

出来的作文题目让我怀疑人生

到底要怎样才能不写偏题作文啊QWQ

这章会有一丝石青 

全国一卷原题:帮助外国青年了解中国

据近期一项对来华留学生的调查,他们较为关注的“中国关键词”有:一带一路、大熊猫、广场舞、中华美食、长城、共享单车、京剧、空气污染、美丽乡村、食品安全、高铁、移动支付。

  请从中选择两三个关键词来呈现你所认识的中国,写一篇文章帮助外国青年读懂中国。要求选好关键词,使之形成邮寄的关联;选好角度,明确文体,自拟标题;不要套作,不得抄袭,不少于800字。

——————————————————————————————

                             第一节:陷入沉睡的本丸

在持续了三天三夜的狂欢后,所有的本丸终于陆陆续续的沉寂下来了。也无怪乎这些审神者这么开心,持续了30年的时之政府和时间溯行军的战斗,终于于一周之前结束。编号13203的审神者以血祭划出结界,成功的将敌军封锁在时间缝隙里。至此,所有的战斗以此结束。

 

长久的战斗或多或少的都影响了各位审神者的神经,更何况有的在出任之前只是些手无搏鸡之力的普通少年少女,如此,能够在这么出乎意料的情况下,真的是太好不过了。

 

不过这些都和宗三的本丸没有任何关系,从战斗结束开始,这座本丸就陷入了死静。这是13203审神者所属的本丸,以一己之力结束了战斗,真的是个大英雄不是嘛?

 

“才不是这样呢。”宗三抹了抹额头的汗水,终于将最后一把刀剑擦拭干净。

 

“大英雄”无视自己的极限,强行在最后时刻划出血祭。虽然成功的结束了战斗,但留下的,却是一个昏迷不醒灵力回路重创的自己和没有灵力支撑逐渐走向破败的本丸罢了。

 

最开始的是枪和大太刀,那是一个风平浪静的下午,三名枪照旧和往常一样在庭院里喝酒聊天。等晚饭的时候光忠打发小夜去庭院里找寻的时候,就只剩下乱七八糟的酒杯和一如既往像松柏一样挺立在庭院的三把长枪。

 

晚饭在压抑的氛围下进行了,大家在心里默默思索着三人的消失一边埋头努力咀嚼着食物,低沉的空气压在众人的心上,几乎都要喘不过气了。老实刃石切丸看了眼一言不发的大家,清了清嗓子出乎意料的准备开口缓解一下压抑的氛围。

 

“难得光忠……”石切丸的声音慢慢的降了下来直到消失

 

啊,终于解开了呢,三名枪消失的秘密。青江望着慢慢化作碎片消失的石切丸,终于抑制不住的苦笑了起来。伸手,碰到的不是一如既往宽厚可靠的肩膀,而且一片又一片的碎片,没过几秒,连这些碎片都化作风沙随风飘散,只留一把大太刀立在石切丸的位置上。

 

“三名枪才不是因为什么原因离开了本丸,他们只不过是因为灵力不够变回原样了罢了。”青江默默的抱起和自己身形相比显得有些过于巨大的刀剑,细细的打量着刀剑的纹路,手上的刀剑是那么的笨重和冰冷,一点也看不出平时那个老实害羞的人的影子。

 

三名枪和石切丸的消逝只是个开始,他们所留下的刀剑无不提醒着大家,他们所留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那天晚上,次郎拖着自己的哥哥一起去赏花喝酒,夜色下的本丸别说樱花了,连门前的小路都无法看清。可太郎还是去了,不光去了,还十分坦然接受了次郎的美酒,如其所愿的和弟弟一起醉倒在樱花树下。

 

萤丸到时和往常一样冷静的吃完了晚饭,然后拉着爱染在一旁咬耳朵。第一次,萤丸如此感谢明石的慵懒。

 

第二天,不用去感受本丸灵力的流动。小短刀就从樱花树下背回了两把大太。爱染抱着刀化的萤丸靠在房门边看着粟田口的短刀们跌跌撞撞的背回了太郎和次郎,身上却止不住的冒着虚汗,凉气从脚心一直传到心脏,连正午的阳光都无法温暖自己半分。

 

明石是在睡梦中消逝的,他同往常一样躺在床上睡着懒觉,然后身体就开始慢慢的消融,不声不响的就离开了。因为睡眠的原因,明石错过了三名枪和萤丸的消失,他以前就因为慵懒错过过很多通知。不过还好,自我的慵懒终究还是有点好处的,不知道总比知道幸福不是嘛?

 

空无一人的房间里,爱染终于可以放声痛哭了,那声音抽抽搭搭的,卡在喉咙里,到了最后变成了压抑的踹息声,笼罩在众人的心上。

 

堀川一个人将新选组的刀剑擦拭干净放在了装备室里,平时总会因为刀种而忧心自己是否能做好助手工作的堀川,却因为刀种原因“幸运”的成为了最后一个消逝的刀剑。

 

“至少在这件事上,我有成功的帮助到了兼桑呢。”

 

虎彻家的三弟缓缓的走了进来,少年似乎一夜长大,脸上不负以前天真的笑容。虽然一如以往的爱笑,可这笑容却是难掩苦涩,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这个被兄长宠爱的少年一夕之间长大了。少年的手上拿着一把金色的打刀将他放在自己“大哥”身旁,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

 

“这是二哥的意思,就算之前再怎么赝品赝品的叫着,可到底还是一家人不说嘛。”注意到堀川疑惑的眼神,浦岛虎彻小声的将自己早上怎么发现二哥,怎么看到打刀旁边金色的信封一股脑的说了出来。说完这些后,浦岛总算松了口气。

 

“这两天发生了好多事,不过我将龟吉放生了,希望在外面龟吉不要被别的海龟欺负。”

 

盯着自己的兄弟,浦岛笑呵呵着交代了自己是怎么偷偷摸摸的将龟吉放到河流里,然后跟着阳光消逝在装备室里。

 

“没关系的兼桑,我马上就能过来陪你了。”

 

午夜的时候,出门远征的今剑和岩融终于回来了,不知道哪里找来的木板车,矮小的少年就这样推着比自己还高的车子踩着木屐急冲冲的跑回来了。以为岩融出了什么问题而心急跑去找三日月的今剑,看到的却是化为刀剑的三条们。

 

这些都是几天以前的事情了,从昨天开始,就连平时一直打打闹闹的短刀们都已经化为了原型,只留下了宗三守在这个枯败的本丸里。因为灵力的缺失,整个本丸都无法避免的走向衰老的境地。

 

宗三也成曾经想过,为什么会是自己。不论是刀种还是稀有度,自己都不应该是剩下的。擦拭完所有刀剑后,宗三才慢悠悠的跑到顶楼,那是审神者的房间。审神者被双手合十放在床上,紧闭着双眼好像下一秒都可能苏醒。

 

“真是过分呢,明明约定好下个月和隔壁本丸开聚会,自己却提前抛下我们先陷入沉睡了呢。”

宗三看了看审神者左手上带着的粉色水晶手链,不用去触摸,他也知道那条手链和自己手上的一模一样。

 

“说什么自己很那位魔王不一样,结果还不是这样,就是失望了也不放过我嘛”

 

不过这也差不多到极限了,宗三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身体里的力量正在一点一点的流逝,大概用不了多久,自己也会变回原状吧。宗三将少女撑着靠在了自己的肩膀上,一想到也许某天少女一觉醒来看到的是化为刀剑的自己,宗三在心里竟然也忍不住发笑起来。

 

 

“就这样陷入沉睡真的好吗?13203大人说不定还有救哦。”打破本丸寂静氛围的,是一只狐狸。

 

狐之助灵巧的穿过窗户降落在床上,从审神者陷入沉睡就消失不见狐狸,总算是回到了本丸。

 

“我从政府那里了解到,只要在2017年的6月七日,审神者大人的身边会出现某样东西,在这个物件的作用下,审神者说不定有机会苏醒,到时候,说不定。。。。”

 

说不定本丸就能回复原状,虽然现在是公元22xx年,但据审神者所说自己是个“90”后,女人大体都是不喜欢别人提起自己的年纪的,所以这件事只有一直陪着审神者喝酒的宗三知道。女人曾经醉醺醺的告诉自己,自己是因为201x年发生了某件事,才获得灵力,作为代价。自己将会保持这原样被时间所遗弃,直到生命的终结。现在想来,大概是政府的占卜师们测算出了这个时间点。

 

“宗三殿下要试试吗?回到2017年的审神者身边,去尝试着寻找某样一无线索的东西,而且稍有差池就会被时间鉴定为异物,抹杀掉哦。难度太大放弃也无所谓哦,作为英雄所留下的最后一把刃,让你保持人形也是可以做到的。”

 

“现在问我这个问题还有什么意义吗?像笼中鸟一样的存活下来,你以为。。。。。。”

 

“果然是宗三殿呢。”听到宗三的回答,小小的狐狸终于露出了回到本丸的第一个笑容

 

“那么时间不等人,还请宗三殿现在就起身行动吧,在本丸庭院,我等已经布置好阵法了。”

 

“出发的话随时都可以,不过在此之前,你能先从审神者的床下来吗?”

 

看了眼狐之助黑兮兮的爪子,宗三忍不住扶了扶自己的额头,昨天才洗的床单,这只狐狸到底是要干什么啊。

评论(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