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池秋

黄昏雨落一池秋 晚来风向万古愁

【高考作文】我们会在6.7相遇2

盲抓全国一卷

作文:中国关键字

本章出现的关键字:移动支付

再也不挑战全国一卷了

这个作文题目简直要上天

——————————————————————————————

                             第二章.除了你的身边,我别无归处

“阿拉阿拉,难得月下遇美人。要是不喝点小酒吟诗作对一下,就太辜负上天对我的宠爱了。”

 

轻轻的摇晃着高脚杯,随意的对着月亮假装自己正在欣赏美酒,敷衍过后直接一仰头就将陈年美酒一口干掉,速度之快甚至无法平常出酒的淡浓美香。少女一脚踢翻脚边整整齐齐摆放的玻璃瓶,

 

瓶子雕刻讲究,线条硬朗却又在拐角处透着一丝柔和,细细看都是些圣母玛利亚米迦勒之类的绘着宗教人物典故的图画,制作的人仔细的雕刻出花纹染上色彩做成艺术品,指望着能送入那些爱酒又浑身上下都是艺术气息的上流人士手中,卖出一个好价钱。可现在却沦落到这种不会品酒的粗鄙之人手上,倒也算是造化弄酒了。

 

少女浑身卷缩在沙发上,将盖在自己身上的灰色毛绒毯弄得皱巴巴的,只露出一只洁白粉嫩的小脚,修剪得整整齐齐的指甲染成了红色,衬得少女越发的白皙,几乎快要看不见血色。

 

“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虽然外表还是少女,可我其实也是活了200多年的老女人了哦,虽然比不上你们这些活了几百年的空巢老刀就是了哈哈哈!”

 

少女从沙发上爬下来,光着脚跌跌撞撞的向青年走去,身上裹着毛毯拖在地上,扫倒了最后坚挺站在木地板上的酒瓶子,哐啷的炸碎在地上,终于结束了自己在女魔头手上备受折磨的一生。

 

终于,少女走到了青年面前,酒精影响了神经,少女眼中的世界呈现出破碎重叠的模样,所以即使走得这么近,也无法分辨出对面这个到底是不是自己心中所念的人。少女踮起脚尖,用手划过青年紧皱的眉头,眼角,鼻梁,最后停留在青年饱满柔软的嘴唇上。

 

眼睛是会骗人的,但手下的触感绝对不会欺骗自己,少女开开心心的将自己贴在青年身上,手里攥着青年的袈裟角死死不放,将自己凑到青年耳朵边,继续自顾自的说道

 

“你看,我都是活了这么几百年没人要的老女人了,所以宗三你要不要考虑可怜一下自家的大龄单身汪,亲自解决一下大将的婚姻问题。”

 

“毕竟,我活了这么久,可都是为了遇见你呢。”

 

 

 

 

下午3:10,中国C市,虽然才六月初,但身为四大火炉之一,已经开始用炙热的阳光开始宣示着自己火炉的名声了。

 

阳光将行人晒得昏乎乎了,即使是最喜欢逛街,擦了防晒霜打着太阳伞的短裙少女,也都马不停蹄的向大商场走去,哪里有夏季最新款的服饰,最主要的是有空调和冷饮点,对于被太阳晒昏的人而言,简直是救命的存在。

 

想到着,少女加快了脚步,飞奔向商场走去。在她进入商场的前一步,一个穿着长袖卫衣,头戴鸭舌帽漏出几缕粉色长发,一个黑色印着骷髅的口罩,套着牛仔长裤的身影从商场里走出来,和少女迎面碰上。

 

“啊,抱歉啊”低头看了一眼被自己碰到的少女,青年匆匆道了歉,又冲忙的离开了。

 

“现在的非主流都这么不怕热?”想到了青年染成粉色的头发,GAY里GAY起的红色耳坠,以及鼓励带着两种颜色的美瞳,。明明感觉是个帅哥,却偏偏要去搞杀马特,村口王师傅真是害人不浅啊

 

 

宗三灵活的穿过城市复杂的街道,终于在一个死巷口停住了脚步,摘下了束缚了自己一天的鸭舌帽和口罩。

 

本来按照狐之助口中的计划,自己会在6.7号的某个时刻那个影响审神者获得灵力的东西降临在审神者身边的前两三个小时,达到审神者身边。没想到穿越的时候阵法竟然会出现扭动,结果直接提前一天降临在200年前的某个商场女厕。一想到打开厕所门看到自己目瞪口呆的中年女士,宗三感觉自己的胃就开始自主抽动起来。

 

明明平时出阵的时候一点都没问题,结果轮到穿越就开始掉链子,这个政府能撑到战争结束的啊!现在不要说什么审神者了,看着高楼耸立的大厦、马路上滴滴飞速奔跑的四轮怪物,和大街上随处可见的拿着方砖对着奇怪图案扫描的人类。

 

求助:我是一个脱离社会几百年的刀,现在要从踏入社会,结果外面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我该怎么装作自己是个人类啊?急急急,在线等。

 

游客A

喂喂喂120,这里有个疯子自称自己是个百年老刀,对就是整个人

 

 

嫌疑人X

楼主别急,先等我闭关200年活着出来,就能告诉你怎么融入社会了。我是红领巾

 

 

游客B

快高考了,结果刷帖看到这种帖子,本来很紧张的,结果看着看着就笑了

 

 

游客A

妹子高考加油www

 

 

嫌疑人X

楼上你怎么知道是妹子的,万一是个汉子呢?

少年高考加油,过了这两天你就可以浪三个月了!

游客C

上面的高考加油,我今年大一,高考其实很简单的,加油WWW

…….

 

宗三从牛仔裤里掏出了一面镜子,很普通的圆形,背面印着卡通图案,前面就是镜面。现在,一直黄色的狐狸正在镜子里跳来跳去。

 

“哎呀哎呀抱歉了宗三殿,真没想到会出这种错误,不过到底还是成功把您传送到了200多年前的中国啦呢。”

 

“我说,你该不会以为我是把刀剑,所以理所当然的不会有任何情绪了吗?到底是所属天下人的剑,这样敷衍的想把自己的过错一笔带过去,真的以为我会觉得无所谓嘛。”

 

“不过是只狐狸,再敢这样马马虎虎的工作的话,就折断你的四肢关在笼子里卖给喜欢小动物商家吧。会说人话的狐狸,再怎么也能值不少钱吧。”

 

听完青年的话语,镜子里的狐狸瞬间炸毛,僵立在镜子里,盯着青年一动也不敢动。

 

“你怎么了,开玩笑的。不过,这么大个城市,再怎么努力,明天之前也不可能找到审神者吧?”

 

“啊啊啊,审神者和宗三殿下的缘分从200年后就结下了,虽然现在审神者是普通人,但是灵力还是会有所感应,审神者就会不自觉的出现在宗三殿下面前。”

 

“算算时间差不多,我就不打扰大人了,有什么问题可以通过镜子联系,我就在这这这边恭候佳音。”匆匆说完所有的话,那边的狐狸就立马切断了灵力的联结,飞快的离开时宗三的视野。

 

真是讽刺啊,明明这么大一个政府,连一个传送阵也搞不好。

那天也是,要不是时之政府…….

 

想到那个噩梦,宗三深吸一口气,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谁也无法想象,明明早上还是活蹦乱跳的出门,晚上就被人抬着送回了本丸。就那么一个下午,所有安排好的一切都被打乱重排,一瞬间就只剩下了自己。

 

宗三仰面盯着太阳,刺眼的阳光让眼睛不知觉的冒着生理盐水,额头手臂全是汗水,黏糊糊得贴在皮肤上。正常的人大概早就找个阴凉处歇息顺便换下自己的长袖了吧。可是宗三无所谓了,内心的痛苦远胜于刀身,从大家开始消逝,宗三就再也没有合过眼睛。亲眼看到同伴的离去,穿越到现世的手足无措,让这个漂亮的青年连躲避阳光的力气都没有。

 

要是能够在这里合上双眼,什么都不用想的陷入沉睡,说不定也是一个很好的结局呢。说不定,还能碰上小夜和江雪哥。

 

“阿拉阿拉,难得月下遇美人。要是不喝点小酒吟诗作对一下,就太辜负上天对我的宠爱了。”

深巷的尽头,一个提着啤酒瓶醉醺醺的少女走了出来。宗三抬头看了一眼,刚才走进了的时候没有发现,原来尽头有一个小门,从里面飘出的香味告诉宗三,这大概是某个酒店的后门。

 

少女带着一副夸张的黑色圆框眼镜,将自己的大半张脸都遮在镜片后面,微卷的齐耳短发被染成了时下最流行的粉红色,被一顶黑色猫儿小草帽给压住,身上是一件普普通通的黑色衬衫和牛仔短裤。

 

“刚才的那个难道是电子宠物最新版?好多年没养过这些东西了,没想到进化得这么高级了。”

 

少女走到了离青年半米的距离才停下,打了个酒嗝,笑嘻嘻的说道。看到青年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也没觉得害羞,反过来打量着青年,顺便满意的点了点头。在看到青年卫衣上面的二维码后,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该不会也是什么新款的移动支付吧?现在的商家都这么有头脑了?真是可怕啊,社会社会。”

 

少女拿出了一只揣在裤兜里的“方砖”,就对着宗三胸口上的二维码扫描了起来。几秒之后,一只Q版的狐之助出现在了手机屏幕里。

 

“扫描成功,感谢审神者的光顾。为回报广大审神者的心情努力,从扫描到6.7日24:00,本产品都交给审神者随意使用。亲,请记得五星好评哦。”

 

“现在都管顾客叫审神者了?我是不是已经脱离社会了啊?流行词汇翻新的简直让人要哭了。”

 

少女将视线重手机屏幕上重新转移到青年身上,十分消瘦的人,和自己一样染成粉色的头发一边长一边短的,后面俏皮的扎了一个小马尾。眼睛是少见的异瞳,考虑到青年亚洲人的长相,应该是美瞳。五官到是出乎意料的柔和秀气,比网上那些网红好看了不知多少倍,除了太时尚,基本挑不出一点错。

 

想到青年刚才靠在墙壁上落寞的样子,少女的心就止不住的抽搐,感觉身体的一部分也随着青年的落寞而死掉了。这张脸让她感觉到了熟悉和安心,就像是失散多年的老友。但少女很清楚,自己平凡的19年重来都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人。回过神来,嘴巴已经先于大脑行动了起来。

 

“这么一直干站着也不是办法,我的屋子就在附近,要去坐坐吗?按照那只狐狸的说法,你这一天半都是我的对吧?”

 

话一说出口,少女就恨不得扇自己两巴掌。勾搭帅哥也不是这样勾搭的啊?随随便便邀请陌生人去自己家,跟神经病有什么区别?可是,内心深处一个声音悄悄的反驳他。他靠在墙上的样子是那么的落寞,连自己的心有部分都跟着死掉了,而且,他给你的感觉是那么的熟悉,就好像已经认识了两百年一样。灵魂告诉自己,如果不把他邀请去自己家,这辈子都会后悔的。

想到着,少女偷偷的抬头瞄了一眼青年,却骤然发现青年好是似珠宝的双眼里,落出以一颗又一颗的水珠顺着青年光滑的脸颊流了下来,砸在地上又因为高温变成了水蒸气飘散在了空气里。

 

“你在说什么啊,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嘛”青年低头用衣袖胡乱的擦了擦自己的眼角

 

“除了您的身边,我别无归处。”


评论(3)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