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池秋

黄昏雨落一池秋 晚来风向万古愁

【高考作文】我们会在6.7相遇3(宗三婶)

盲抓全国一卷

中国关键词

很完美的从中篇写成了长篇

顺便偏了个体

猜猜看2017年的这个,到底是不是刀男意义上的“鹤丸”呢

————————————————————————————————

我叫徐长烟,是C市某大学一个平凡的大学生。在6.6和青协学姐们吃饭喝酒,结果不胜酒力只好中途从餐馆后门逃跑,结果偶然见到一个哭唧唧的超时尚美男,从此开启了我成为火影的道路。

 

个屁!

 

你当这是魔法禁书目录还是什么GALGAME游戏?!路边看到有人需要帮忙难道第一反应不应该是打电话给警察叔叔吗?!

 

我在马路边捡到一美人,把它交到警察叔叔手里边,叔叔拿着人,对我把头点,我高兴地说了声,一晚一万。

 

也不对!这种奇怪的GAY里GAY气的展开根本就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八荣八耻,给我打住!

 

现代化的都市带来了便利的交通,同时也用钢筋铁泥树起了人们心灵的高墙。看到摔倒的老人不敢扶、小偷明目张胆的偷窃行为也没人路人阻止。我们到底是在踏入现代发达的道路,还是在进入文明的衰退呢?嘛,总而言之看到路人有难提供帮助,怎么也算是对得起我三好学生的称号了,才不管需要帮助的人的颜值呢

 

。少女偷偷瞄了一眼宗三,青年正低头拿着纸巾胡乱的擦拭着眼睛,本来应该翘起的自然卷现在也不知为何全部都耷拉下来,外加上本来就略显消瘦的身影,怎么看都是一股颓废不久于人世,快要羽化登仙的形象。察觉到少女的视线,青年才抬起了自己一直观察地面花纹的小脸。大概是因为哭过,本来白皙的小脸现在都是红彤彤的,鼻尖还挂着一滴眼泪,眼角因为刚才过度的擦拭而有些充血让人想起了以前唱戏的戏子所涂抹的眼妆,在宗三身上一点都不显怪异,反而还带上了一股妩媚。

 

想到着,少女舔了舔嘴角,内心虽然有点抱歉用这种词来形容一个男人,但又不得不肯定没有比这个更适合的了。宗三有一双湿漉漉的双眼,才哭过的眼睛干净而又明亮,像一对埋藏千年重见天日的琥珀,现在琥珀眨了眨,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带着不舍于害怕。少女想到了小时候老家才抱回来的小野猫,湿漉漉的眼神也是这样盯着自己,连一向铁面无私的爷爷也无法下狠心说赶走,于是成功的在小院里安家入户了。

 

好吧,其实也是得看脸的。这样想着,终于到了屋子前,少女熟练地拿出钥匙转了转,一脚就踢开了棕色的大门,随着大门的转动,一家温馨小巧的公寓出现在宗三面前。

 

这是一个一室一厅,客厅里摆放着一个小沙发茶几和一台液晶电视,没有桌子和椅子这些玩意,在客厅的一脚有一个简易的吧台,旁边有些水龙头和电饭煲,吧台的最末尾还放着一个MINI冰箱,插头都没有插上。电饭煲和水龙头都是崭新的,一看就没怎么使用过。与此相反,吧台上到时放了不少吃外卖剩下的餐盒和开了一半的红酒瓶。

 

“我一个人住也没有备用的拖鞋,不过反正我也没有扫地,你就直接进来吧。”

 

注意到宗三盯着吧台的目光,少女一边交代宗三一边快速的将前两天吃剩下的外卖丢到垃圾桶里,真TM的尴尬,好不容易有个人来,家里却像一个狗窝,美少女(不存在的)形象简直瞬间崩塌。飞快的整理完垃圾后,长烟翻箱倒柜的找出了最角落的一次性塑料杯,到了点可乐,递给了端庄的硬生生将自己劣质二手沙发坐出皇室气质的大美人。

 

“我叫徐长烟,是本市的一个大学生,美人你怎么称呼啊?”

 

“宗三左文字,真的,真的好久不见了,长烟。”

 

美人低头抿了口黑色的气泡液体,然后就嫌弃是放到了茶几上,走向了吧台。虽然少女说是迅速的收拾了吧台,但其实也就是随便马虎的把垃圾都放到垃圾桶里,吧台上的油渍和乱放的东西还是原封不动的摆在那里。宗三随手将扔在沙发上的围腰给席上,熟练地翻出洗涤剂擦桌帕开始打扫清洁。

 

“现在都下午一点了,算算也该是睡午觉的时间了。不好好睡觉的话,晚上可就没精力瞎闹了哦。”

 

“我去你怎么知道我家的洗涤剂在哪啊?不不等等我晚上才不是瞎闹,那是为了艺术而创造 you know?”

 

“哎,你今天怎么这么有精神。”美人皱着眉头盯着少女,美人就是美人,就算是皱着眉头苦恼的样子都是一如既往的好看。这样盯着长烟,搞得本来理直气壮的他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这可不行啊,大人晚上的身姿是这么漂亮,要是因为精神不好而状态不佳的话那就可惜了。”

轻轻的拦腰将少女抱起,宗三的身上有一股淡淡的梅花香,十分的淡并不冲鼻,少女为了保持平衡只好紧紧的将双手环在宗三的脖子上,脸贴在胸口也不知想什么。宗三推开门将审神者按在了床上,“安心睡吧,我会将事情都打理干净的。”

 

话是怎么说,不过这房子也是乱得可以,仅凭自己一个人的话,想要打理干净也得加快步调了。以前在本丸的时候还在想,是不是长谷部那个家伙将审神者惯坏了,现在看来,这人根本就是不会打扫清洁。没关系哦,不管多久,我都会一如既往的圈养你的。一直以来,不都是这样吗。

 

公寓楼下,一个穿着白衬衫七分裤头戴鸭舌帽的青年正在拿着手机打着电话,很明显手机也是白色的,再加上青年染成白色的头发,在这个炎炎夏日简直就跟个聚能环一样刺眼。路过的行人不是拿出墨镜就是那东西挡着快速的离开现场,生怕被这青年聚集的阳光亮瞎了眼。

 

“小长烟竟然不接电话,这可真是吓到我了,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啊啊,阿鲁集,看完书就把他放回书架上,不要总是随便放在书桌上了。”

 

“诶,偶尔一两次没什么关系吧?反正不是有长谷部在嘛。”

 

“w(゚Д゚)w,这,只要是主命的话…….”

又一次成功的打发了长谷部,少女俏皮的吐了吐舌头看着从刚才就在旁边一直沉默不发盯着书本的粉色系青年。

“也就只有长谷部这么好打发了吧,随便玩弄男青年,你这可是重罪啊。”

 

“哪有宗三说得这么过分,这样随便评论自己的主人,你这也是重罪吧。”少女笑嘻嘻的夺走了宗三手中的书本,顺便拉了拉宗三的衣袖

 

“马山就要到午睡的时间了,宗三我们去午睡了吧。要是不认认真真休息的话,晚上可就没有力气接着工作了。”

 

“如果你那可以算是工作了的话,鲶尾的马当番也可是算得上是艺术了吧。”嘴里虽然一向的不留情,可宗三还是老老实实的交出书本,顺着少女的力气站起来往寝室走去。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