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池秋

黄昏雨落一池秋 晚来风向万古愁

竟然是寻梦人那么做梦也很正常吧?(友情OOC向)

来源于我前几天做的梦,细节记不得了。大体就是我是皇上然后齐眉棍和金铃索是我的妃子。本来发生了很多事,后来我在梦里纳闷我这么喜欢齐眉棍,为什么他不是皇后,然后我就醒来了。

梦里大家都有点OOC,所以写出来的玩意也是OOC(注意,真OOC,不逗你们玩)所以你们就当笑话看好了

部分捏他全职梗

梦里一个五花都没有,可能是因为我这辈子就没见过五花(哭)

绿竹棒里面藏着浮生剑来源与一条B站弹幕

—————————————————————————————————

1.

我,一个不知道名字据说最新剧情叫无剑不过我还没打到最后一关所以目前为止我还是没有名字的寻梦人,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了一张陌生的床上并且又成功的失去了“昨天”的记忆。

 

诶,我为什么要说又?

 

2.

身为失忆专业户,我先观察了一下四周的情况。

 

很好,这回不是躺在草地上而是床上还附带一张软软的被子,本寻梦人表示很满意。上回失忆的时候醒来躺在草地上,野外里昆虫啊蟒蛇啊之类的蜜汁生物太多了,导致我不光背部起了一大片红豆,眼睑上还被蚊子咬了一个小包,导致我做了一星期的大小眼。

 

剧情不会因为我的大小眼而停止,所以我还是带着绿竹.据说其实是浮生剑.所以一把剑到底是怎么变成棒子.棒出了冰火岛踏平昆仑山进入桃花岛,顺便按照设定捡了一个三无一个冰山和一个战斗狂回来。

 

记得在桃花岛的那一晚上,我们所有人都围着火堆闲聊,就连倚天剑那个夏天裹着貂皮领子的人都过来烤火,顺带问起了我的名字。

 

我四十五度仰望天空,漫天星辰铺洒在天空,一脸深沉的表示自己醒来什么都不记得,更不要说名字这种身外之物。我一边感叹着,一边悄悄的拿出自己的MP4外放了一首二泉映月。

 

一直坐在一旁沉默不语的倚天盯着我,他的眼里有欣赏有深沉。

 

他沉思了一会,突然开口说道;“虽说不是什么重要之物,但到底还是有几分不便。若是不介意,我倒是偶然想到了一个不错的名字。”

 

妈呀,难道我刚才不小心刷到了倚天剑的好感?!一想到自己竟然不用每天早起点点点就刷到了好感顺便还附赠了一个高B格的名字,简直想要对着月亮狂吼两声。

 

我强忍自己吼叫的愿望,冲倚天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

 

“名字这类东西,虽说只是个称号,但大体都是蕴含些美好祝福或者心愿亦或者个人特点的组合。”

 

“百家姓里,王乃天选之意,与你到是不谋而合。至于祝福或者心愿那大多都是长辈所许......”

 

说到这,他的目光停留在我那双还没消肿的眼睛上。

 

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讲道理,我现在撤回自己的决定还来得及吗?

 

“既然如此,你就叫王大眼好了!”察觉到我准备遁走,屠龙一把拉住我的衣袖拽到了地上,倚天也成功的说完了最后半句话,心满意足的理一理衣领离开了火堆准备去练剑了。

 

第二天,在一股神秘力量的催使下我把第一部队的名字改成了微草,拿着绿竹棒给我做的扫把继续前行。

 

3.

我摇了摇头,把这段突然出现在大脑里的记忆甩了出去。

 

按照经验,等下会出现一个活泼的绿色小哥哥告诉我他也失忆了,我们一起走,然后在大结局前夕一秒变反派。

 

虽然不知道这是哪来的经验,我却下意识得觉得十分的可靠。不过光在床上坐着大概是遇见不到剧情人物,想到这,我掀起了铺盖准备下床寻找绿色小哥哥。

 

“唔......”掀起的被子下,出现了一个披着黑色长发裸露半身的青年。他的嘴唇红肿,脖子胸口腰间印满了红色的斑点。

 

秀色可餐的青年睁开了双眼,泪眼朦胧的盯着我。

 

“你......”

 

我默默的重新将被子放了下来,现在的剧情发展都是这么限级向了吗?

 

4.

我抬头看着天花板,深刻的感觉这回失忆简直要命了。所以被窝里的这人到底是谁?好不容易嫖到了一个这么可爱的小哥哥,你连个记忆都不给我???

 

我深呼吸了一口,努力平复了自己焦躁的内心,缓缓的掀起了被子。

 

“怎么......”

 

不行,我还是没做好心理准备,再呼吸几口,好了。

 

“干......”

 

还是不行!

 

“你.....”

 

换一个!

 

......

 

5.

“你玩够了吗?”在我又一次放下被子之后,青年忍无可忍的抓住了我的双手掀开被子。

他的语调平和,即使是被我这样的“捉弄”也是温和的看着我,眉宇之间也毫无温怒。

 

我这才注意到,他有一双灰绿色的眼睛,不是什么漂亮的颜色,但在他身上确实恰到好处。深一丝阴沉,前一分无神,而现在,却是恰到好处的诱人。

 

无疑,这是个十分俊秀的青年,我咽了咽口水,努力平复自己快要跳出胸膛的心脏。

 

“你......”是谁?

 

“砰!”一直安安静静当着背景的门的背面发出了巨大的声响。

 

“齐眉棍,你开门啊,别躲在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在家,呸!你有本事抢男人,你有本事开门啊!”

 

木门随着外面的少年的语调,有节奏的发出砰砰砰的响声。伴随着墙灰掉落,木门终于不堪重负的倒下,带起了一片灰尘。

 

一个少年的身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他有一头耀眼的金发,雪白的衣衫一尘不染。现在,他那一双漂亮的美目正一瞬不瞬的盯着抓住我双手的黑发青年。

 

“金铃儿?!”

 

我的亲人诶~~难道我其实只是不小心睡死在了魍魉大本营,而不是失忆了?

 

“王大眼你个混蛋,说好的一生一世一双人,新来齐贵嫔就这么好吗?”

 

好吧,我看着眼前这个OOC的金铃儿,咽下了一口鲜血!我大概不是失忆,而是穿越了。

 

话说你们就不能放过王大眼这个名字嘛!QWQ

 

6.

大家好我是寻梦人,一觉起来身边躺着个衣衫不整的小哥,好不容易遇到了以前的好友,结发现果完全OOC了。我现在好想死,怎么办在线等!

 

没事的,我现在情绪平稳内心毫无波动。身为一个寻梦人,就算是寻死也能心平气和去寻找毒药、麻绳、小水湖。

 

“你回话啊!是不是心虚了?”少年见我没有回答,愈加愤怒,往前一步拍打着木桌。桌子发出一丝细微的呻吟,分成了两半,成为了今天的第一个牺牲品。

 

齐眉棍不知何时穿好了衣服,从床底掏出一根乌黑的木棍就冲着金发少年扫去,少年也不甘示弱,撸了撸袖子就和青年纠缠在了一起。

 

夭寿了,奶妈打人啦!

 

八一八隔壁那个暴力奶!

 

论奶妈近战的可能性!

 

7.

乘着他们两人还在房间里缠斗,我从窗户里爬了出来,成功的挂在了窗前的桃花树上。

 

毕竟他们两就在房门口打斗,唯一的出口就是那个小破窗。

 

又花了五分钟,我终于割断了挂在树上的衣角,以狗吃屎的姿势摔了下来。不管怎么样,至少我落回了地面不是嘛。

 

“大眼皇上为了苍生竟然不惜挂在树上练习武艺,微臣好生佩服。”

 

我仰头,看到一个银发貂毛领子青年抱剑坐在凉亭下,面前摆放这一张白色的玉石小桌,上面摆满了各种各样的美食。很明显,他已经在这里坐了很久了。

 

“倚天,这就是你看着我从树上摔下来也不救我的理由?”

 

8.

“不要叫我倚天,要叫我倚国师。”

 

“好的倚天,知道了倚天。”我面无表情的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走进凉亭。自称国师的家伙嫌弃地看了眼灰头土脸的我,默默的移到了最角落。

 

没力气吐槽这个顶着倚天脸的家伙,低头扒拉着桌上的美食。虽然菜肴都已经冷了,但对于一早就持续受到惊吓饿着肚子逃出来的我,也是足以称赞的美食了。

 

“倚天,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我是谁?你是谁?这又是在哪啊?”

 

“您是微草国的皇上,微草国以药材医术闻名,而我是微草国的国师。”

 

够了放过微草吧,他还只是个孩子!

 

隔壁全职会告我们侵权的,真的会告我们的!

 

“那么金铃儿呢?你大兄弟屠龙呢?绿竹棒呢?”

 

“您是说金贵妃?他可是你最宠爱的妃子啊。屠龙?他不是西街杀猪的屠夫嘛?”

 

“屠夫?”

 

“对啊,因为他杀的猪到现在有一条龙这么重,所以人送外号屠龙!”

 

所以屠的是这种龙嘛?!玄铁爸爸你辛苦了。

 

“那么,绿竹棒呢?”理智告诉我还是不要问为妙,但是嘴里还是吐出了最后一个问题。

 

“他不是一直在那里吗?”倚天用手指了一指凉亭的角落。

 

那里有一堆枯叶,还没来得及清扫。而枯叶的旁边,赫然立着一根绿色的扫帚。

 

“绿竹棒乃我国重器,为了防止他人盗走一直都伪装成扫帚放在后花园里。”倚天终于克服了自己的心理洁癖走了过来,拿起扫、绿竹棒将枯叶扫出了凉亭。

 

“这件事本来只有先皇与我才知,现在陛下知道了,还望切勿外传。”

 

“不是,我觉得这就是个扫帚。”

 

“不,他是绿竹棒。”

 

“你刚才都用它扫地了!”

 

“那是为了伪装他的身份!”

 

“你说实话,是不是因为绿竹棒身价太高请不起,所以你们才顺便买了个扫帚忽悠过去???”

 

倚天沉默了一会,又退回到刚才的角落坐下。我点了点头,从刚才到现在,一个五花都没有,果然是穷逼剧组。

 

 

9.

“不管怎么样,还是多谢你的美食。”

 

酒足饭饱后我也懒得再去纠结这群OOC的家伙了,摸了摸自己圆滚滚的肚子,躺在草地上进行光合作用。

 

“陛下无须挂怀,不过是昨晚剩下的残羹剩饭罢了。”

 

......

......

 

10.

“倚天,身为我国国师,我必须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我拿起扫、绿竹棒的顶部,轻轻的网游旋转了大概两三圈,然后用力一拔,一把雪白的刀剑就出现在了眼前。

 

“我们的国宝并不是什么绿竹棒,而是浮生剑。”

 

我嘿嘿一笑,拿起剑就摸脖子。

 

再见了,这个充满OOC的世界!

 

 

11.

我抬头看了看四周,虽然光线不好但还是隐隐约约可以辨别出四周都是些桃树,我面前生起了一个火堆,屠龙、倚天、绿竹棒金铃索都在围着火堆闲聊。

 

突然倚天抬头看了我一眼,开口说道:“我最近想到了一个不错的名字......”

 

“不用了,”我面无表情得打断了他,“名字乃身外之物,不足挂齿!”

 


评论(22)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