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池秋

黄昏雨落一池秋 晚来风向万古愁

【梦间喵】【毒龙喵】记某个花粉过敏的清晨

1.短小的我,已经再也回不去那个持久粗长的过去了

2.请假一下,明天断更,最近这几天好累,而且明天要回老家,就让我调整一下状态吧。

这是一个群宣~~

身为写手,你是不是也想和大家一起讨论脑洞交换心得互相催稿吐槽呢?

群号:544538221

群名:三花聚顶也要搞事

大家一起来欢快得搞事情吧(笔芯)

———————————————————————————————

毒龙喵是在咳嗽流鼻涕中醒来,虽然家里为了照顾花粉过敏的自己,所有的窗户都是紧闭不开,但到底还是有几粒花粉粒恬不知耻的偷跑了进来,搞得自己花粉过敏得毛病又犯了。曾几何时,它也是一只喜欢桃花胜过吃饭的高雅喵。奈何猫咪抵不过命运的作弄,自从某个清晨它开始对着桃树不停咳嗽之后,它就知道,自己和桃树的爱情大概就到此为止了。

 

毒龙喵摇摇晃晃地向客厅走去,过敏发作的症状很不好,搞得它现在大脑像被强制性开机一样,乱七八糟的画面一股脑的往大脑里蹦,眼前的事物带着影子张牙舞爪得出现在视线内,让喵烦闷不堪。再加上昨天梦魇,虽然记不起具体内容,但也惊出了一身冷汗,导致醒来后提不起劲。就这样摇摇晃晃得,硬生生花了半个小时才走到了客厅。

 

客厅有个小吧台,橙色的灯光打在小小的吧台上,上面摆着几个酒瓶子和两个红酒杯,一个女人的身影在里面上传下跳得忙活着。女人大概是人类中的美女吧,毕竟每次出门都会有很多雄性莫明其妙来搭讪,甚至不惜对自己上下抚摸。对于这种雄性,毒龙喵都是一个爪子挠下去,快准狠绝不失手。对于不知死活的人类,他向来是不会手软的。连本喵的主人都敢谁便勾搭,也不看看你们的头盖骨是有多难看!

 

毒龙喵并不能分清人类之间的美丑,在它眼里,基本上所有的人类都是立着走路没有毛发的奇行种。但这个女人不一样,就算让她和1000个女人站在一起,毒龙喵也能分清楚她在哪。这个女人,有个很漂亮的头盖骨!

 

是的,毒龙喜欢她的头盖骨,喜欢得不得了,甚至胜过了曾经的桃花。还在宠物店的时候,他遇到过很多想要领他回家的人类。可那些家伙,要不是头骨不对称,要不就是头骨发育不完全,丑丑的样子令猫作呕,完全不想与之相处,直到了这个女人的出现。那时多么漂亮得头盖骨啊,对称完美发育良好,让它情不自禁得想象抱着这样漂亮的头盖骨睡觉的画面。

 

不过还是算了,毒龙喵舔了舔摆在面前的红酒杯口。女人的身体是那样的热乎柔软,双眼含着星光,一不注意就会沉沦下去。比起头盖骨那样冰冷冷得东西,还是这样温暖的身子更适合自己。它以为自己习惯冰冷,却从未发现太阳会是那么的温暖,让喵毫无自觉得沉迷下去,直到最后输得一败涂地,只好一直盯着这个女人,连引以为豪得毛发都给他谁便乱摸。

 

喝完酒后,终于发现自家猫咪不太正常的你,咋呼呼得就去翻找医疗箱,然而不管是厨房还是杂物间,都没有医疗箱的身影。你懊恼得躺在了地上,扭头一瞄,终于在沙发底下找到了灰扑扑的医疗箱。箱子里面空荡荡地,只有一个白色的玻璃瓶躺在里面。

 

你的身体很好,所以家中从未准备任何药片。这唯一的玻璃瓶,还是三个月前它过敏症突发时,你去宠物医院开的药水。你将药水混在牛奶里,端着盘子放到了自己面前,脸上用来吃饭的部位的两边向上弯曲,勾起了一个诡异的弧度,语气明显比平时柔和了好几倍

 

“毒龙,这是今天份的牛奶,赶快喝了吧~”

 

毒龙喵看着眼前被药水染成了青色的牛奶,陷入了蜜汁沉默。难道因为我分不清人类,所以在你心中我连色彩都分不清楚了嘛?!毒龙喵恼羞成怒地将扭头将屁股冲着奶盘,发誓要和这个轻视自己的人类划清界限。

 

背部突然传来轻柔的爱抚,女人的肤质如玉,手上的力度适中,从最不敏感的尾椎骨开始,顺着骨节一路向上,直到摸到了敏感的耳朵。你用手轻轻得捏了捏耳尖,在毒龙猫耳朵抖动之前,又转移阵地去抚摸少有人关照的下颚。毒龙喵眯了眯眼睛,喉咙里传来破碎的吼叫声。

 

“喵~”放肆,人类!不要以为宠你,你就可以这样为所欲为!

 

毒龙喵看似不悦得叫了两声,翻身露出肚皮,示意你多多抚摸光滑的肚子。毫无形象地躺在地板上,张开小嘴露出两个虎牙,提示你再去按摩腋下。

 

就是现在!你拿出藏在沙发底的玻璃瓶,打开瓶盖飞快地就往毒龙喵嘴里倾倒,另一只手按住炸毛准备起身逃跑的毒龙喵。

 

“牛奶里加的是色素不是药水,毕竟你只是分不清人类,不是分不清色彩,对吧?”喂完药水,你拍了拍并不存在的灰尘,开开心心得跑去准备早饭,徒留一只躺在沙发上生无可恋怀疑人生,四肢大开犹如被强暴了一般的毒龙喵。

 

果然,不能太宠你了,竟然敢以下犯上!

 

懊恼地舔着牛奶,毒龙喵今天也是被吃得死死的啦!


评论(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