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池秋

黄昏雨落一池秋 晚来风向万古愁

【梦间喵】【绿竹喵】只要有爱,那么种族隔离也没什么问题吧?

1.其实我家里没猫,连狗都跑了(哭)

2.你在知乎上发表提问:文章写完才发现OOC,是总怎样的体验?

3.本来想尝试用喵的思维来写一篇恋爱文,结果写完才发现,我大概是真的不懂喵QWQ

———————————————————————————————

绿竹喵正躺在一根绿色竹竿下晒太阳,准确来讲,它是在等一个人,顺便晒晒太阳。春日的阳光正好,晒在身上暖洋洋的。绿竹喵不由自主的将所有毛发舒展开来,懒洋洋地眯着眼睛趴在地上,享受这片刻的安宁。

 

绿竹喵很了解这个人,她通常都会在下午三四点出小区逛超市,等返回时就会绕路跑到这个小巷子口来。她会干什么不清楚,有时候是喂自己几条小鱼干,有时候是一盒进口的牛奶,有时候甚至什么都不带,就抱着自己在这里干坐一个下午。

 

其实绿竹喵并不喜欢人类对它动手动脚,身为一只野猫,还是附近这一片区野猫的老大,最基本的警惕感还是有的。当少女准备抱起自己梳毛的时候,它其实已经亮出了藏在肉垫里的小爪子,但也许是少女银铃般的笑声太具有欺骗性,也许是它身上淡淡的奶香蛊惑了自己,又或者,是哪个下午阳光实在太迷人,让它整只喵都微醺,觉得人类那些千篇一律的脸放在少女身上,是那样的柔和美丽。总之,它并没有挣脱出去,而是躺在她的怀里继续晒着太阳,享受少女轻柔的爱抚。

 

那个时候,它以为这只是偶然的妥协,却没想到是自己丢盔弃甲的开始。

 

绿竹喵的时间感向来不错,没有几分钟,远方就出现了一个提着塑料口袋扎着马尾的身影。看到了少女的身影,绿竹喵忍不住心跳加快。它将自己红红的脸蛋埋在爪子下面,整只喵蜷缩在竹竿下面,就像古代才入宫廷的少女,等待着皇帝的灵性。

 

绿竹喵的妈妈说了,你要喜欢一直母喵,就不要太主动,要慢慢的嗜好,像一个钩子一样勾住她。

 

少女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终于在竹竿前停下脚步。绿竹喵立起耳朵,紧张的听着脚步声,听到脚步声停下后,连尾巴都僵硬得立在空中。真是紧张死喵了!虽然脑内还不停回放着绿竹妈的恋爱心得,可绿竹喵还是忍不住悄悄抬起一个爪子透过缝隙观察少女的神情,这一瞧,正好和少女四眼相对。

 

喵的,真尴尬!

 

少女轻轻笑了两声,放下了手中的塑料袋,对着绿竹喵就是一阵撸毛。不得不说少女的撸猫技术很好,既没有过分偏袒头部,也没有太过用力,顺着毛发轻柔的抚摸。绿竹喵忍不住摇了摇尾巴,真的太她喵的舒服了。干脆利落的躺在地上,绿竹喵就这样眯着眼睛享受着爱抚。

 

就这样撸了一阵,察觉到绿竹喵已经完全放松,岁月似乎就在此停下脚步。其料这是,少女突然眼里散出一阵诡异的光。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抬起猫咪的腋下,视线下移,从头开始,直到在某个位于下面的部位停止。

 

“原来是公喵啊,这么温顺,还以为是只母喵呢。”

 

“喵!”不知羞!绿竹喵伸着两只胳膊,努力地遮住自己某个关键部位,可短小的四周只能在空中胡乱的挥舞着,将街区野猫老大的尊严也挥舞得一干二净。

 

喵,妈妈,你教会我如何追求母喵。但为什么不教教我遇上喜欢的母喵耍流氓怎么办!

 

 

绿竹喵就这样石化在了小巷口里,连少女什么时候离开都不知道。他感觉自己的灵魂已经脱离了身子,就这样看着自己的躯壳,麻木的在四周飘着。

 

绿竹喵将自己的灵魂强行塞回驱壳,决定去找屠龙喵商量对策。

 

屠龙喵是少女小区里的霸王喵,也是自己最好的兄弟,同时也是兄弟之中最早脱单的。虽然他的脱单对象是一只白色的公喵,但一点也不影响它在绿竹喵心里的光辉形象。

 

想到着,绿竹喵不由加快脚步,纵身飞过小区的围墙,跑到了小区最深处的独栋别墅前。绿竹喵轻轻的拍打着右边的玻璃,一边将猫脸贴在玻璃上,那是屠龙喵的主人专门给屠龙划出来玩耍生活的房间。

 

房间里传来猫咪喘息的声音,只见一只红色的猫咪将白色的猫咪扑倒在地上,正在舔着白色猫咪的耳朵,罪恶的爪子正在揉捏这下面喵的细腰。

 

“喵!”非礼勿视!

 

绿竹喵光速逃离了现场,躲在一颗大树下缅怀自己逝去的清白。还没确立关系就失去清白了,明明不是这样随便的猫咪。绿竹喵郁闷的抓了抓眼前的草地,直把草地抓秃了一片才停爪。

 

绿竹喵到底是个好爽的性子,郁闷了没多久,反而自己想开了。竟然都发展到这一步,自己就上面提亲吧。绿竹喵家里有祖传的家规,要是喜欢上那只母喵,就做一只叫花鸡送给它,他若是收下了叫花鸡,便代表接受了自己。

 

想到着,绿竹喵又感觉自己浑身充满力气,昂首挺胸,犹如一个胜利的将军一般,走回了自己所在的街道。

 

 

一个星期后,少女望着桌上裹着泥巴的烤鸡,在知乎上提出问题:

 

请问连一只猫厨艺都比自己好,是种怎样的体验?


评论(3)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