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池秋

黄昏雨落一池秋 晚来风向万古愁

【五剑兄弟向】那时明月(上)

1.私设无剑最小,比其他人小很多,四成人一小孩的剑冢日常

2.开学课好多,没力气化身码字机嘤嘤嘤

3.其实我以前很粗长的(才怪)

————————————————————————————————

1.

很多年前,五剑之境初成,不论是桃花岛还是绝情谷这些后来名满天下的地方都还是一片虚无,整个世界就只有剑冢还能算是个居住的地方。

 

那时候天很蓝,水很清,日子很久远,岁月也很温柔。

 

无剑枕在玄铁大腿上,眯着眼睛晒太阳。

 

他生得很俊俏,四位哥哥也是个顶个的俊秀,兄长的溺爱,让他能够在剑冢里无法无天。所有的东西他都有,事事顺心的日子让他整个脸都带着一股天真。

 

那时候他以为,剑冢这样的日子能够长长久久。

 

可惜,世上不如意十有八九。岁月无情,命运无常,等无剑大梦初醒,他们兄弟已经各自离开。人生的分差路口,竟然没有一个人能够同行。

 

无剑曾经无数次的想过:要是能够重来……

 

想着想着,又停下了思考,怅然若失。今年绝情谷的花朵格外美艳,像极了那日落幕的晚霞。越是艳丽的东西,便越是无法回头。

 

重来又如何?有些事情命中注定,在他们出生前就谱写下的结局,又岂是他的一句重来可以更改的?

 

就这样,泪水滴落在田野里,哽咽声被强行咽入咽喉,无剑决然的转身离开,从此以后——不再回头。

 

2.

玄铁曾经消失过一天,没有留下任何书信和信物,就那么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剑冢。

 

无剑拉着青光的衣袖,奶声奶气地追问着玄铁的去处。他只有半个青光高,声音又跟个蚊子似的。青光就卡着无剑的腋下将他提起,看到无剑鼓鼓的小脸,开心的在上面啵唧啵唧。

 

木剑和紫薇都嫌弃他太过幼小,平时喝酒舞剑都不带着他,可无剑又特别喜爱跟着紫薇乱跑。虽然四个哥哥都是各具风格的帅哥,可紫薇这样精致的面容无剑似乎格外喜欢。

 

为此,其他三个人特别吃味,可为了一个和谐友爱兄友弟恭的生活环境,只能隐忍不发,一边在心里憋得窝火。

 

后来青光收拾木剑的屋子,结果在床底发现了一箱紫薇的小木人和钉子,瞬间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青光拿着小木人蹦蹦跳跳的去找木剑和玄铁,三人一拍即合,开始了长达数十年的削小人活动。

 

 

玄铁的剑十分笨重,同样的时间他做出来的木人比其他两人少一半,于是老爱跟木剑赊小人,结果越赊越多,直到五人各奔东西也没还上。

 

后来木剑来找玄铁去刺激无剑恢复记忆,本来玄铁是宁死不从,黏在神雕身上企图做个飞机逃跑。结果木剑嘿嘿一笑拿出了账单,玄铁这个铁血真汉子也只得嘿嘿一笑跟在木剑屁股后面去搞事情。

 

神雕看着在一旁嘿嘿嘿的两人,没搞清楚为什么刚才还一副良家子弟守身如玉的兄弟,怎么就这样跟着老鸨提着小裙子去接客。他在那里挠头骚耳了半天,也没想清楚其中的爱恨情仇,只得学着二人嘿嘿一笑,扑腾着翅膀尴尬的退场了。

 

紫薇也很喜欢无剑,可身为一个成年男子,他也是需要私人空间的。他无法理解,为什么自己去上个厕所无剑也喜欢跟在他后面,难道如厕也是什么值得欣赏的地方?

 

后来他发现,要是被无剑跟烦了,就随便灌他一杯酒,无剑就会红着脸踉跄着倒在草地上,他就能得空继续喝酒赏月了。

 

生活可真是惬意啊!

 

被灌了几次后,无剑也就知道了。看着两人拿着酒杯就迈着小短腿到处乱跑,结果踩着衣摆摔倒在泥潭里昏了过去,午夜就开始发烧,迷迷糊糊躺在床上,喃喃抱怨今天的酒后劲真大。

 

紫薇满头大汗,日夜不休的守在无剑身旁,对着玄铁在那边泪声聚下的发誓,自己以后绝对不再喝酒!

 

他发誓,酒绝对是他此生最为讨厌的东西——结果后来他遇到了蟒蛇。

 

这个世界上,讨厌的东西总是一件接着一件不是嘛?

 

说道玄铁,虽然他那爷们的外表小无剑有些不感冒,削紫薇小人大赛常年倒数第一,还是个仅次于木剑的暴露狂(不是),可他那威严老父亲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老妈子心,他的胸肌有多么的威武,他那颗小心心下的母爱就有多么泛滥。

 

身为兄弟四人中,唯一会唱儿歌会做饭还会讲故事的铁血男儿,他成功的告诉了其他三剑什么叫做汉子奶妈秒切换,前一秒还举着重剑劈山倒海,下一秒就去哄无剑吃鸡蛋,慈爱的神情都快要将剑冢染成粉色。

 

后来玄铁和神雕一起抚养还在襁褓中的屠龙倚天,神雕看到自家兄弟如此熟练的模样,强忍着把自己的翅膀涂白安到玄铁身上的欲望,并蹲在鸟巢里发呆思考,强娶玄铁回家暖床的可能性。

 

毕竟娶一个老婆附赠两个孩子,怎么想都不亏不是嘛?


评论(9)

热度(131)

  1. 半庭君山烟雨色一池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