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池秋

黄昏雨落一池秋 晚来风向万古愁

少女与棍——少女篇.其一(齐眉棍乙女向)

1.为什么,我明明记得我的计划是个小短片,为什么写出来就变成长篇了!

2.好羡慕会写短篇的大大

3.尝试了不一样的写法,感觉有些奇怪

————————————————————————————————

一、

无剑是五剑派的小奴仆,在成为小奴仆之前,他本是五剑山下一对小农夫的孩子。山下的农夫面朝黄土背朝天,每天除了种地养鸡,就没啥生活,唯一的娱乐就是天一黑在被子里摩擦摩擦。就这样摩擦来摩擦去,女人的肚子就没有平坦过,一口气给大汉生了四个孩子。

 

可就因为这四个孩子,小夫妇没少被人在背后嚼舌根当面耻笑——这四个孩子,竟然是一水的女儿。每天被村里的阿黄阿基当面嘲笑无后,可把小农夫憋了一把火,回家衣服都没脱就抱着老婆一阵吻。

 

终于,妇人好不容易平坦半年的肚子又鼓起来了。

 

农夫很高兴,养了四个孩子贫穷的生活里,竟然也是被他硬挤出几只老母鸡煲汤。四个姐姐也很高兴,因为一直打骂自己的父亲终于开始对自己笑脸相向了。她们摸了摸自己手上或青或紫的伤痕,以为好日子就要来了。

 

可惜好日子到底还是没有到来,分娩的那天,女人在床上吼叫了一个晚上,村口请来的王婆子一直进进出出没个个消停,无剑的四姐还小,第一次见到这样恐怖的阵仗,躲在被子里瑟瑟发抖。

 

终于,随着女人划破黑夜的尖叫,婴儿虚弱的哭声响彻在草房中。王婆子摸了摸额头的虚汗,将无剑抱给了男人,男人瞪大了双眼一瞅,两眼一黑昏死过——这第五个,竟然还是女孩。

 

二、

虽然还是女儿,可农夫并不气馁,还是继续努力。只是,这一起努力的对象变成了别的女人。朴实的妇人不明白为何当初发誓和自己一辈子的男人,怎么就这样离开了自己,在床上躺了大半个月,终于在缓过神来。贫苦的生活让他连哭泣的时间都没有,生活的重担让这个才过二十的妇人脸上开始出现细小的皱纹。

 

妇人高兴的时候会抱着无剑和四个女儿坐在门前纳凉,却也会莫名其妙的冲着女儿们发脾气,拿着柳条抽打。可当无剑迷迷糊糊从睡梦中醒来,看到在姐姐床前默默抹眼泪的,也依旧是她。

 

无剑就在没有男人的环境里成长起来,下河捞鱼爬树掏鸟蛋上山采野菜,她都在摸爬打滚中学会了。她也会拿着棍子把欺负姐姐,骂他们没爸爸的李麻子从村头追到村尾,李麻子觉得自己丢了面子,隔天就带着四个少年将他堵在了巷口。半大的孩子下手也不知轻重,对着无剑拳打脚踢,肚子脑袋手臂大腿都是他们攻击的目标,要不是偶然遇见下山游历的五剑派外门弟子,无剑觉得自己大概就这样倒在了血泊中。

 

无剑肿着眼睛看着眼前的少年,少年拿起背上的木棍随手一挥,李麻子一行就倒在了草堆上。真帅啊,要是自己也有这样的本事,那么阿妈和姐姐,也不用被那些人在背后嚼舌根了吧?

 

很多年以后,江湖里流传着“通天一棍,邪侠无剑”的逸闻。可谁又知,邪侠最开始挥棍的理由,仅仅那个惊鸿一瞥的少年,手中挥舞的正是那一棍呢。

 

三、

少年的身影在她心里扎了根,在江湖上一直推崇倚天屠龙刀剑传说的背景下,鹤立独行的推崇棍法。她每天挥舞家中的晾衣杆、少把,期待自己有一天也能像少年一样行侠仗义。

 

她希望有天能够行侠仗义,却不知成长的路上会有太多的未知。那一年格外的炎热,火热的太阳烧死了不少的庄家,家家户户几乎颗粒无收,无剑发疯似的上山下河,可是山上的野菜早已被自己采完,门前的小溪也早已干涸,一家人就如浮萍,在狂风暴雨中颤颤巍巍难以为续。

 

那年隐世的五剑派打开了山门,来到山脚招收门徒,王婆子将这个消息告诉躺在床上的妇人,整整三天没有进食的她,连下床的力气也几乎没有了。妇人看了眼无剑,五剑派说得很清楚,只要5、6岁以下的孩子,再大点的,有了记忆就不好管教了。女人的四个女儿最小的都已经8、9岁了。只有无剑,虽然已经年满七岁,可长期的营养不良,说他四岁也有人信。

 

女人眼里闪过一丝挣扎,看了眼面黄肌瘦的五个孩子,却还是摇了摇头。五剑派天刻有法阵,隔绝人世,又是出名的隐世门派,进去之后,到死也别想出来。他们一家五个人,就是死也要在一起!

 

王婆子在那边冲着女人宽慰,一个孩子五两银子,足够你们熬过这个冬天了。她在哪里好说歹说了大半个时辰,可女人还是躺在床上一言不发。

 

王婆子无奈准备离开,可无剑却不知从哪里跑来,扑通一声跪在了她面前。

 

那天晚上,女人撑起自己虚弱的身子给无剑煮了鸡蛋——那是她本来准备自己死后留给女儿们投奔远方表亲的粮食,无剑看了眼一年都难得一见的鸡蛋摇了摇头,递给了自己的四姐,八九岁的小姑娘,竟然连件能穿的衣服都没有。

 

四姐咽了咽口水,含着眼泪把鸡蛋递给了身旁的三姐。就这样兜兜转转,竟然还是回到了女人的手上。那天晚上,一家五口就这样看着桌上的鸡蛋坐了一夜。

 

终于,白光划破黑夜,隔壁的公鸡开始打鸣,还是到了无剑离开的时候,他无视身后四姐的哭声离开了家门,她咬着牙不敢回头,将眼泪吞回肚子,被蒙着眼睛背上了山。

 

四、

从此,她就成了五剑派的一个奴仆。

 

其实五剑派的日子还算过得去,至少一日三餐都有吃的,即使只是白粥配咸菜。自己也能有衣服穿,还有地方睡,每天的工作和家里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唯一的问题是这里规矩森严,处处有人看管,找不到时间挥舞木棍。

 

稍微年长的奴仆看着无剑沉默寡言,又十分瘦下,就故意下绊子支使她去最荒无人烟的后山打扫,哪里偏远,基本上没人愿意去哪。

 

无剑知道是谁在背后给自己下绊子,可她却并没有发表一词——荒芜的后山,不正是自己挥舞棍子的好地方嘛?于是她兴高采烈的去往了后山,其他奴仆冲着她叫了声傻子。

 

后山风景优美,虽然偏远又广阔,可工作量却意外的没有那么大,每天扫完,她都会在空地里挥舞着扫帚练习。

 

日子就这样,在无剑的扫帚和对家人的思恋中,慢慢划过了……

 

五、

无剑在练习的时候,遇上了一个女人,一个很美很美的女人。美丽的女人总是背着一把刀和一把剑,端着茶杯坐在巨石上看着无剑。她在无剑开始挥舞之后来,结束之前走,不论风雨,雷打不动,正如风雨无阻的无剑一样。

 

“你就不好奇我是谁吗?”无剑抬头,第一次在结束时看到了女人还坐在石头上。

 

无剑摇了摇头,比起一个女人的名字,每天的工作就足够让她头疼了。

 

“你真有趣。”女人笑了笑,刹那春暖花开。“你叫什么名字?”

 

“无剑。”无剑放下扫把,回答道。

 

“无剑胜有剑,真是个好名字。”

 

女人放下手中的茶杯走到了无间道面前,突然拿起背上的刀剑放到了无剑面前。刀如红焰,剑如冰霜。

 

“我最近发现,自己好像还差了个传人。你这小鬼很有趣,拜我为师如何?最厉害的刀法和剑法,都在我手上。”

 

“不用了。”无剑摇了摇头,补充道:“我志在棍法。”

六、

“你这小鬼真是太有趣了,这世间众人都以刀剑为尊,你竟然喜欢棍法!”女人一边笑着一边抹着眼泪。

 

“行吧,我记得我家门派开山鼻祖好像也是个练棍的,只可惜后来没落了,如果是你,说不定真能让这消失的棍法重现人间!”


评论(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