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池秋

黄昏雨落一池秋 晚来风向万古愁

偷得浮生半日闲.一(乙女向)

1.本文又名——霸道炸鸡店店主的恐吓日常、八一八那个人苏厨艺好的炸鸡男神

2.被浮生虐到爱上他的日子

3.讲道理,每次都要爆个绝杀露个小蛮腰才退场,一来就把我队里最好看的箫爹捅,浮生你这个小妖精是不是爱上我了?!

————————————————————————————————


一.

“老板,一份炸鸡一杯啤酒多冰!”少女捋了捋沾着雨水的刘海,将滴着水滴的黑色雨伞套在塑料袋里。做完这些事情后,她又绕过了空旷的中心跑到了最角落的木椅上做好,随便点了点就拿出手机在角落里乒乒乓乓。

 

“你先在寝室把资料整理一下,等雨停了我们去图书馆校对。”按下最后一个句号,无剑将短信发出,心里对着自己的组员悄悄说了句抱歉。

 

本来今天约定好和屠龙倚天一起将报告搞定,没想到回来的路上却遇到暴雨,看来今天注定是完成不了作业了。只是最后的日期临近,要是再不加紧速度完成工作,估计灵蛇导师会罚他们三去眼镜蛇养殖场做义工吧?一想到那些吐着舌头身怀剧毒的爬行动物,无剑忍不住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感觉一股子寒气从腿脚蔓延到发梢。

 

“你的炸鸡和啤酒。”温润的男生恰到好处的将少女从脑内的眼镜蛇地狱里拯救了出来,无剑顺着声音抬头,一个棕色卷发扎着马尾的俊秀青年,洁白的厨师服一尘不染,大小适中衬得青年身姿越发的挺拔。他就这样端着餐盘出现在了无剑面前。四目相对,无剑惊奇的发现青年有一双蜜糖色的眼睛,犹如幼年时期母亲送给自己的那罐蜂蜜,清澈而又甜蜜,外表越是温柔,却越是叫人欲罢不能,只想抱着蜜罐舔到天荒地老。

 

无剑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口,手底下传来了微弱而又坚定的跳动。这便是两人的初遇,和世间所有平淡无奇的初遇一般,毫无特点和激情,却在下一秒的努力下转变成了绚烂奇妙的生活故事。

 

二.

“浮生老板,我觉得再这样下去,你这家店迟早得倒闭吧?”无剑懒洋洋的趴在木桌上啃着炸鸡,上下眼皮打着架,眼睛却还挣扎着盯着在打扫餐桌的浮生剑。正午的阳光透过透明的玻璃窗打在无剑身上,酒后饭饱外加暖洋洋的气温,偏偏小店除了他再也没有别的客人,安静又温暖的地点,正是瞌睡虫爱光顾的场所。

 

“你又如何知道我没什么客人呢?炸鸡店的生意,怎么也得是晚上来评定吧?”将最后一张餐桌擦拭干净,浮生将抹布放回了后厨。看着趴在桌上死活也不离开的无剑挑了挑眉头,索性拉开椅子坐到了无剑对面。

 

木椅摩擦地板发出的声响成功的赶跑啦瞌睡虫,本来趴在桌上死气沉沉的无剑蓦地支起了脑袋,闪着眼睛盯着浮生因为工作而潮红未退的脸颊说道:“可是美团团购卷月销量二,这样一想果然还是没啥生意吧?”说道着,无剑撅着小嘴抱怨道:“明明你做的炸鸡这么好吃,为什么都没啥客人啊?现在的人类真是越来越没有品味了!”

 

听到了无剑的话语,浮生无所谓的笑了笑,既没有一丝被道破生意不好的恼羞,也没有因为生意不好而带来的怨气,只是在那边意味深长的笑了笑,眼里却是明晃晃的毫不在意。浮生轻轻敲打着木桌,看着噘嘴的无剑“好又如何不好又如何?这些小事,还不在我需要考虑的范围内。到是你,三天两头的跑来吃炸鸡,看来我用不了多久就能目睹一个人究竟是如何增重30斤了!”

 

无剑抓着炸鸡的手在空中僵硬了三秒,又慢悠悠的将鸡肉放回了餐盘,幽怨的瞄了一眼对面的青年——要不是害怕你倒闭,谁会每天跑半个小时来巷子底吃炸鸡啊!我都半个月没吃火锅了好伐?!

 

“我最近做了一个梦,”安静不过半分钟,无剑又开口“我梦见我失忆的状态下苏醒,认识了好多好多人和一个绿衣的青年。绿衣青年可好了,又是做叫花鸡又是挡刀,结果快要大结局的时候绿衣青年直接叛变还变成了老板你的样子!”

 

讲到这,无剑拍了拍胸口,眼神中带着一丝惊恐“你不知道那个梦境有多真实,要不是因为老板你只会做炸鸡,我差点就真信了。本来今天都不敢来了,不过想到老板你这么好看的人,绝对不会对你忠实的顾客下手,我就又来吃炸鸡了。”无剑吐了吐舌头,悄悄将一块鸡肉塞进嘴里。

 

“哦是吗?只是一个外貌,你就如此确信?我倒觉得,如果真的有个顾客愿意买1000斤炸鸡,那么在你炸鸡你下毒我倒是可以试试。”浮生突然起身走进后厨,没过多久又端上一个铁盘,里面装着两个手掌大小用锡箔纸包裹着的不明物体。

 

“看在你是老顾客的面子上我偷偷告诉你个秘密吧,”看着浑身僵硬的无剑,浮生脸上忍不住浮现起开心的笑容“炸鸡只是我的副业,我的真正身份其实是本省龙头叫花鸡公司的继承人。”

 

“这是我才做好的叫花鸡,不试试嘛,无.剑.小.姐。”

 

 


评论(3)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