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池秋

黄昏雨落一池秋 晚来风向万古愁

偷得浮生半日闲.二(乙女向)

1.都没有人问我,为什么取这个名(叹气)。才不是什么随便的名字呢

2.浮生老板为什么会是这种心理状态,我只能说,他是个有身份(重读)的人

4.浮生真的超可爱啊www

————————————————————————————————

无剑一手推开了挂着风铃的玻璃门,一手又将自己裙边的褶皱打理干净,走进了小店中。

 

这是一家开在小巷深处的店铺,岁月腐蚀了巷子,石板路上或是黑色的污渍或是毛绒绒的青苔,歪歪扭扭的散落在地面上。在飞速发展灯火酒绿的市中心,这个小巷就这样被无情的遗忘,安详的沉睡着。

 

和外面陈旧的巷口形成鲜明对比,小店却是崭新的哥特式建筑,黑色尖顶的房屋就这样镶嵌在了小巷深处,就像被强行拼接的两幅画作,如此的突兀而又不和谐。

 

“一份炸鸡一杯啤酒不要冰。”无剑熟练地吐出一席话,随后捂着脸坐在了自己的固定座位上。

 

开在深巷不知何时就要拆迁的哥特小店却是卖炸鸡,这样的店主一定是脑子有坑。想到着,无剑又抬头看了眼棕色卷发的青年,步入了夏天浮生也将自己的长发盘在了头上。

 

好吧,是个长得巨帅脑袋里充满想象力的文艺青年。

 

青年挽起左手的衣袖露出结实的小臂,将炸鸡端到了少女面前说道:“我以为你不会再来了呢。”

 

的确,从上回青年端出叫花鸡后,无剑已经一个星期没有来过了,这简直和他之前每天按时到来形成了鲜明对比。

 

“老板你都这样恐吓我了,我缺席一个星期不是很正常嘛。”无剑咬了一口炸鸡,还是一如既往的酥脆“而且我觉得,如果是老板你这么帅的人,要是以后见不到了,我觉得我会后悔一辈子!”说道着,无剑偷偷瞄了眼青年饱满的嘴唇,下一刻就拿起了手边的酒杯,挡住了自己绯红的脸颊。

 

听到少女的话,浮生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拉开无剑对面的椅子做了下来——事实上,他的小店除了无剑,开业一个多月也没有一个人关顾。当然,现在惨淡的状况,也和他消极宣传的原因有关。

 

“我以为我已经告诉过你了,不要从一个人的外貌判断他的品行。‘射雕’里的杨康不也是一表人才的模样,内在不也是个不择手段的小人嘛。”浮生嗤笑得看着无剑,脸上写满了对她的嘲讽。

 

无剑手一抖,咬了一口的炸鸡在桌上蹦跶了两下掉在了地上“才不是这样呢!”无剑嘟啷着嘴看着浮生“既然敢开门做生意,那么作为肯定是个不会随便做坏事败坏自己名声的人。”

 

“再说了,愿意在下雨天开门收留一个‘落汤鸡’的家伙,怎么说都不会是个坏到骨子里的人吧!”

 

无剑拿出纸巾,将掉落在地上的炸鸡块扔进垃圾桶内,有些无奈的看着听完自己的话后,沉默不语的浮生——这个人总是这样,在人夸奖自己的时候就会下意识的反驳攻击他人,向一只炸毛的刺猬,躲在自己的盔甲内,不愿相信任何人。

 

“浮生,你为什么就不愿老老实实接受他人的赞美呢?即使是一句拐弯抹角带着玩笑的话语,对你来说也如蛇蝎嘛?”无剑有些生气的瞪着浮生,长得英俊潇洒还有一手好厨艺,年纪轻轻就能盘下一个店面。明明是个这么骄傲的人,为什么却又如此的矛盾呢?

 

无剑抿着酒杯,咽下了舌尖泛起的苦味

 

四目相对,浮生下意识的扭头看向了门口的风铃轻哼“是嘛?真可惜身边的人几乎都把我当做杨康再世呢。”

 

浮生用力将下拉的唇角勾起一个弧度,不由自主地蜷缩着双腿“他们这样说倒也没错,谁叫我们两个,本来就像一个物体呢。所以……”

 

“才没有呢!”无剑突然伸出半个身子跨过了桌面,双手捏住了浮生的唇角,打断了青年的话语“真是可笑!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两个一模一样的物体呢!就连你的左手和右手都不无法完全重叠,更何况你和他呢!”

 

少女喘了口气继续说道:“周围那些将你和杨康看做一个人的家伙,将你比作他的人,真的有好好看清楚嘛?你们两个,根本就是两个人!”少女双手微微用力,修正了一下浮生的唇角,“所以,开心些吧浮生!你这样的笑容,简直对不起你这张漂亮的脸蛋。”

 

没有熟悉的讥讽和扯高气扬,少女的眼里只有满满的认真和…..心疼?

 

最后两字在浮生的舌尖打转,却又在最后一秒咽了下去。几乎是下意识的,浮生扇开了少女的双手,嫌弃的说道:“所以你刚才,有没有记得擦拭双手呢无剑小姐?”摆出一副防御的姿态,浮生压制住了内心的悸动,眼神一瞟变成了熟悉的冷漠。

 

无剑一愣,看着自己的双手一言不发,整个人又重新坐回了餐桌上。看到少女沉默不语的模样,浮生张了张嘴,又咽下了话语。

 

没什么好说的,不管是对自己,还是对他人……

 

无剑看着自己的双手,没错,十指如葱肤如羊脂,这是这个年纪少女一贯的柔和秀美,细细一闻还有淡淡的茉莉香,是自己来之前擦拭的护手霜。明明自己很小心的擦拭好了双手,可是浮生却还是如此嫌弃,果然……

 

“果然浮生你是洁癖嘛!那么这样,你小店的卫生,绝对有保证了。所以我说了,你肯定不是个品行不端的家伙!”

 

无剑满意的点了点头,一口一个鸡块开心的咀嚼着。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