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池秋

黄昏雨落一池秋 晚来风向万古愁

沉溺2(江宗)

1.好不容易终于写到了江雪出场

2.左文字一家果然比较难拿捏啊快要卡成狗了

3.左文字一家真的好棒啊

4.ooc是自己的,人物是官方的,写文小白欢迎指正

3

宗三和药研走回庭院时,已经黄昏了,日落的余辉将整个本丸都染上了一层金红色的外衣,再加之前几日审神者换上的秋景,金红相接,远远看去整个本丸都像是快要燃烧了一眼,明晃晃的刺眼睛。宗三将右手放在眉心上,好遮挡一下这刺眼的阳光,左手轻轻的牵起在门口等候多时的小夜。

他们兄弟总是这样,不像粟田口一样人丁兴旺,加之兄长从各种角度下都很难遇到,宗三和小夜已经相互支撑着在本丸呆了很长一段时间了。没有其他藤四郎那样性格开朗外放,小夜更习惯将心事锁在心里,长时间的沉默和沉重的过去让他更加习惯于一个人独处。但这并不代表小夜对于宗三对于还没有到达的江雪没有感情,事实上只要时间允许,不论是远征还是出阵,小夜都会算好时间在门口等候兄长。最近,等候和时间计算上有了质的进步之后,小夜已经发展到内番都会在门口等候兄长了。

“每天这样等着我不觉得辛苦吗?”

“并未,只要将时间计算清楚,这样的等待就不会觉得难熬,而且……”

蓝发的少年说着,从自己的衣服里拿出一个硕大的柿子递给宗三,确认宗三接受了柿子之后,才继续说道:

“而且今天歌仙送了我两个柿子,总想着快点给宗三哥哥”

似乎是不好意思了,少年的声音越说越小,到最后几个字基本就是在嘴唇边发出气音。索性干脆的将头低下,闭上嘴巴盯着路面,好似地上开出了什么珍奇的花朵一样。

知道了不善于表达感情的弟弟是在害羞了,宗三并不点破,只是开心的接受了柿子,轻轻的咬了一口。柿子充足的水分很好的缓解了宗三的口渴,被阳光晒出的热意似乎也因此消退了不少。

“小夜也知道体贴兄长了呢,很好吃哦柿子”

“据说审神者锻了一把四个小时的刀,算算时间现在差不多也快要到了,小夜和我一起去看看吧。”

正说着,远远地听到了鞋面敲打地面所发出的脚步声,一个橙色长发面容姣好状若少女的少年拉着一个白色卷发抱着小老虎满脸胆怯的少年跑了过来。看到药研后,很是亲密的搂搂抱抱,才转身和宗三以及小夜打招呼。

“正好小夜也在吗?太好了事实上10分钟前新的刀剑男士出现啦”

“板部冈江雪的佩刀——江雪左文字,正式降临在我们的本丸。”

宗三猛的一下捏紧了柿子,看向了小夜,小夜也也抬起了一直盯着地面的头看向了兄长,四目相对,两人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出了六分惊喜三分不知所措以及一分的茫然。惊喜来得太快,反而让两人不知做出什么反应。反而是药研更快的反应过来,摇了摇头甩掉了内心的一丝失望,看着宗三说道道:

“这样一来,我们的本丸左文字一家总算的到齐了。期待了许久的兄长终于到了,不赶快去见见吗”

4

虽然宗三一直在脑内偷偷描绘江雪的形象,但当本人真的要出现了,内心反而是不安多过于欣喜。自己的性格如此别扭,兄长真的能和自己好好相处吗?亦或者,他和自己脑内的形象是否相同呢?

还好新的刀剑到来的时候都要去审神者那里进行半个小时的基本谈话,利用这半个小时,宗三换了件干净的内番服,稍微捋了捋自己因为工作显得凌乱的头发,想了想又干脆解开头发重新打理自己有些复杂的发型,才牵起小夜到了审神者的办公房间楼下等着兄长。

也许是因为来的是一把久违的四花太刀,这次的谈话意外的久。随着时间的推移,宗三内心的不安越发的明显,连小夜都注意到了宗三的不同寻常而担忧着看着兄长。想着这是在小夜的面前,宗三到底还是按压住了自己想要临阵脱逃的想法,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安抚小夜,盯着身旁的樱花树发呆。

 也不知过了多久

晚风轻轻敲击着风铃,发出了一阵阵悦耳的声响

风铃的声响中,响起来鞋面摩擦草地而发出的细微的丝丝声

宗三抬起头,看到了一个淡蓝色长发,面容俊秀,身着袈裟的青年走了过来。虽然长相俊秀,但却一点也不带女气,紧锁的眉头让人和微微向下撇的嘴角,让人感觉到了一丝是梳理,周身都散发着一股寺院檀香的味道。

青年直径走向了宗三和小夜所在的樱花树下,距离大概半米左右时停了下来,看了看宗三和小夜自我介绍道;

“……我的名字是江雪左文字,因为是板部冈江雪的佩刀而得名。”

声音平稳,面色严肃,似乎世间没有其他事情可以动摇到他。

如果忽略青年左手不停盘动的佛珠的话。

察觉到了青年的紧张,宗三内心的不安却反而因此消散了,看到了这位第一次见面的兄长,宗三终于扬起了真心实意的笑容,摸了摸小夜手感颇好的头发

“我叫宗三左文字,这边这位是小夜左文字。那么,请多关照了,兄长大人。”

明月当头,清风拂面,风铃声响

也许是月色醉人,也许是山色空蒙

也不知是谁先开始,总之回过神来时,左文字一家已经在庭院里靠在一起赏月了。

在月色的见证下,左文字一家就在这个小小本丸的小小庭院里,第一次品尝到了名为兄弟的羁绊。


评论(6)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