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池秋

黄昏雨落一池秋 晚来风向万古愁

沉溺4.上(江宗)

1.越写越拖拉,这样真的好吗?

2. ooc是我的,人物是官方的

3.感冒了没力气就写一半,等周末再把另一半补上吧

————————————————————————————————

7

内心有信仰的刃,不管他人怎么看,都会有自己的坚持。而当自己的理念与现实产生冲突的时候,所带来的痛苦也是旁人所无法体会的。

江雪左文字,虽然是本身是作为武器的存在,但内心对于战争的厌恶却是比谁都强烈。大概是审神者少有的温柔吧,虽然江雪是本丸第一把四花太刀,但从召唤出来开始,江雪出阵的次数屈指可数,更多的时候则是被审神者派去远征。但是宗三却不一样,作为本丸最先到来的刀剑,基本上每天都被安排出阵,大多的时候都是早出晚归。

今天的敌军意外的凶猛,明明已经显露败绩,却一直紧咬不放,凶猛的样子让宗三恍惚以为自己的对面是审神者口中的检非违使。宗三随手一刀将敌短战成两半,被斩断的刀剑从空中跌落到地面,被摔成了一片片的骨头碎片,没过多久就风化随风消逝了。宗三趁机看了眼自己的队友,青江的衣袖被斩断了半截,手臂上的伤痕正源源不断的流出鲜血,右手边的大和守安定也与敌军陷入苦战,剩下的骨喰鲶尾以及乱才来本丸没多久,练度和出阵经验多少有些不足,于是兄弟三人干脆形成三角将敌太包围互相配合进攻,竟也能坚持下来。

战况不利,在不快点结束战争,大家都会陷入最糟糕的境地。心里念及受伤的同伴,宗三手中的刀剑越挥越急,急切的进攻看似强大,但打乱节奏的步调反而将自己的破绽毫无保留的暴露在敌人面前。

果然,几个回合下来,被逼到悬崖边上的敌太虚晃一刀,在宗三横刀准备抵挡的时候突然改变路线进攻宗三的软腹,带着划破长空的长鸣击中了宗三。

就到这里了吗?

真是呢,明明才遇到了真正愿意使用我的主人。

大脑里想起鸣鸣的声响,眼前也一片漆黑,宗三用手捂着嘴唇咳嗽了起来,只觉得喉头一甜黏糊糊的液体透过指缝滴落到地上,被泥土吸收又消失不见。

无法控制的,大脑里开始出现过去的碎片

出生时左安吉开心的笑容、武田晴信和三条氏联姻时众人的道贺声、桶狭间的厮杀声、还有,还有那场毁灭一切的大火,所有的记忆都如走马灯一样快速的划过,转瞬即逝,无影无踪,想要伸手抓住过去的点滴,那一切却如泡沫一碰既碎。

这可真是最糟糕的情况了,大脑昏乎乎的,别说挥刀了连保持站姿都很困难。宗三撑着刀柄勉勉强强支撑自己,踉跄着站了起来。

这样可不行呢,宗三心里突然浮现出了某个浅蓝色背影,要是就这样抛下才来本丸的兄长大人离开,不知道他那一向淡漠的神情会不会有所改变呢。

想到这,宗三都有点忘记这是战场上了,一想到兄长会露出和平时不一样的神情,竟然感觉到了一丝开心与愉悦。

真想看看兄长和平时不一样的神情啊

不过要是真的在这里失败了,可就看不到了吧

对面敌方太刀已经整理好姿势,手握太刀准备进行下一番攻击,冒着红光的眼睛透露出不祥

“这种视线,真是不太喜欢。”

 

 

“江雪哥你怎么了?”

本丸,换上春景后被笼罩在了花香与鸟语之中,迷人的景色让大家被战事所烦扰的眉头都舒展开来。不知道是谁的提议,总之回过神来后大家都决定一起去赏花了。江雪向来不太习惯人多的地方,不过考虑到自己最小的弟弟,还是接受了众人的邀请。可是从刚才到现在,江雪已经盯着草地发呆了半个小时了,无奈之下小夜只好拉了拉江雪的衣袖企图叫醒自己走神的兄长。

“并未有什么大事,只是。。。。。。”只是心中莫名有些触动就好像,有什么事情发生了一样。

看着自己年幼的弟弟,江雪将嘴边的话语咽了下去,改口说道

“只是想起昨日研习的佛法,有些走神罢了。”

宗三所去的和战场乃是平时本丸日常所去的地方,应该没什么问题,果然还是自己才来本丸,不习惯人类身体的缘故嘛。

江雪抬头看了看这颗直入云端的樱花树

这么漂亮的樱花树,

果然下回和宗三还有小夜一起来赏樱吧。


评论(6)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