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池秋

黄昏雨落一池秋 晚来风向万古愁

沉溺4.下(江宗)

1.感冒是好不了了

2.文章是写不好了

3.写道青江掉了两把papa,可能我下回要写石青了

4.OOC是我的

————————————————————————————————

8.

宗三的部队是在清晨天才亮时出发的,回来的时候已经逼近凌晨了。从赏花时就产生的不好预感,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明显,到了最后江雪也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宗三所进入的合战场,发生了什么意外。一想到自己的弟弟也许正在某个地方经历着生死之战,一向内心沉稳的江雪也感觉坐不住,只觉得连盛开的樱花,也在着暖阳下显得面目可憎起来。

压断最后一根稻草的,是穿着道士服面色阴沉打开手入室的的审神者,路过的时候,江雪看到了少女衣角所沾染的朱砂,简直像极了砍杀敌人所沾染的鲜血,那么的血腥而又不祥。

虽然本丸的审神者向来随心所欲,不过在大事上面从来都不会出错,清楚知道这一点的众刃,整个本丸都笼罩在一股风雨欲来山满清的气氛下,几个小时前赏花的愉快都已经小时的无影无踪了。

吃完晚饭后,江雪强打起精神,将小夜赶到床上,盖上被子命令其睡觉。

“宗三哥哥……”

“还没有结果的事情,还是不要胡乱猜测比较好。不管怎么样,至少宗三绝对不希望小夜熬夜然后错过了明天的早饭。”

没有缘由的事情,还是不要胡乱猜测。

但人类的心,又怎么可能是一直平平静静毫无波澜的呢?而如今,比谁都了解这一点的江雪,却还要用这种话语,安慰自己年幼的弟弟。可江雪自己的内心,又真的是能够停止这种胡乱的猜测吗?

独自待在房里的江雪,只觉得着空空荡荡的,黑兮兮的阴影下似乎隐藏着吞噬人心的巨兽,正在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随时准备给予致命的一击。再也忍受不了这股奇怪的氛围,江雪索性拿起自己前几日抄写的经书和放在桌上的佛珠,起身走到大门前,等待自己还未归来的弟弟。

 

宗三回来的时候,外面正下着倾盆大雨,宗三于青江互相搀扶着,大和守解下了自己的外衣盖在了两刃的头上,一队人摇摇晃晃灰头土脸的朝大门走去。大雨洗清了众人身上的血腥味也埋葬了刚才战场上的硝烟,可是大家破破烂烂的衣服却还是真实的告诉了江雪,他们究竟经历了一场怎么样的腥风血雨额。

大概是终于支撑不住了吧,走进门里的一瞬,宗三直接跌倒在江雪的怀里。受伤后的宗三整个人都软绵绵的,扶着江雪的手臂才勉强站立起来,一旁的青江没这么好运,只能靠在大门上喘口气。宗三眯着眼睛,努力辨认扶着自己的到底是谁,但是头发粘着雨水遮挡住了视线再加上夜晚光线不足,让这种平时轻而易举就可以办到的小事都变得十分困难。终于,在触摸到青年右手的珠子后,确认这是自己的兄长,心安理得的倒在了江雪的怀里,还顺便像小猫一样用头蹭了蹭江雪,寻找最舒适的位置靠了下来。

“我还以为以后再也看不到兄长了呢,不过到底还是活着回来了。”

虽然身材修长,但和一般人相比稍显瘦弱的宗三对于江雪来说也是十分的轻松。心急宗三的伤势,江雪直接用右手靠近宗三的膝盖窝,横抱起宗三就是冲向了手入室。毫无意外的,手入室还亮着灯,审神者早就在手入室等候多时了。看到了江雪,也毫不慌忙,直接指了指手术床让江雪将把宗三抬到床上,熟练的输入灵力开始治疗伤口。

刚才的光线太慢加上情况紧急,江雪根本没有时间查看宗三的伤势,现在仔细一看,不由打来打佛珠眯着眼叹了口气。轻轻的剪开了宗三被血侵染的衣襟,有的伤口连着布料已经开始结疤虽然江雪已经尽力放轻了力气,但宗三还是忍不住在床上抽搐。无奈,江雪值得摸了摸宗三的额头,低声开始诵读起来祈福所用的经文。

审神者看了眼江雪和宗三,皱了皱眉拿出了一个木块输入灵力,木牌输入灵力后开始泛着蓝光将力量注入进宗三体内。只见宗三身体上的伤口慢慢愈合,直到最后全部恢复如初。

“我去看看青江他们,宗三今天就在手入室休息吧。”整理了一下自己稍显凌乱的衣冠,审神者马不停蹄的又去隔壁为其他刀剑进行治疗,像风一样的离开了。

手入过后虽然伤口已经愈合,但精神上的消耗还是无法弥补的,惨白的肤色和毫无血色的唇色无一不在告诉着江雪自己的弟弟有多么的虚弱。

“我们本来是刀剑,受伤什么的是理所当然的,这么晚了,到时江雪哥快回去睡觉吧。”注意到兄长目光的宗三,感觉到了一丝的微妙与羞耻。明明是那么希望像一把刀剑一样真正的作战,上了战场后却变成这幅样子,还让自己的兄长看到了这幅不成器的样子。这样的认知,让宗三感觉到了无法抬头,于是干脆转过身去对着墙壁赌气。

摇了摇头,江雪无视了宗三的小别扭,摸索着打开了衣橱,找到了不知道是谁放在这里的旧铺盖,干脆利落的在宗三身边打了地铺。

这隐秘寂静的本丸里,突然一切都变得透亮了起来,借着从窗户缝隙中撒下的月光,能看见兄长顺滑的淡蓝色头发随着动作不停地滑动,撩动着宗三的内心。被某些细小不安的情绪所烦扰,宗三不由自主的拉起了江雪的衣袖。

反应了过来自己的行为后,想要放手却又贪恋兄长的温暖舍不得放手,却没想到江雪只是抓住宗三纤细的手指,用双手搓了搓,感觉到手掌恢复正常的温度后,拉着宗三的手躺了下来。

“睡吧,至少在小夜起床的时候,要看到健康的兄长才行。”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