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池秋

黄昏雨落一池秋 晚来风向万古愁

沉溺6(江宗)

1.感冒终于好了感动Ing....

2.突然发现自己不适合写虐文,然而大脑里全是虐梗

3.感觉咪总要拿着50米大砍刀追杀我了

4.记不到文章编号了,所以以后不写了

———————————————————————————————

最近审神者又无聊了,某天晚上趁着所有人都入睡的时候,偷偷摸摸的将景趣换成夏夜,美名其曰是为让大家感受到夏日的美妙。

这不是很好嘛,人生就是需要一些惊吓啊!

发现换了景趣之后,唯一表示开心的鹤丸如此说到,然后一脚踩进了自己昨天所挖的陷阱里。

短刀和肋差适应得十分好,作为天生的刀种优势,夏夜相对黑暗的视野对他们并没有任何影响。甚至因为是夜晚,有些反而更加的自在。

打刀也还不错,本来夜晚和白天就对他们没有任何区别,虽然不如短刀,但也不影响日常生活。

真正困难的是太刀们,一个个在日战上横扫千军的刃,回到了本丸后就开始重复撞门走错路摸瞎状态。

负责早饭的光忠,即使是夜晚也坚持带着眼罩摸瞎做饭,结果点火时直接烧到了头发。慌慌张张去找水扑灭的时候,又和和黑夜融为一体的大俱利撞得满怀,两人抱做一团滚进了本丸的池塘里,才算是解决了自己的发型。

目睹全程的粟田口表示:不是很懂你们这些成年刀。

大俱利伽罗:不想和你们搞好关系!

从那天起光忠就将自己关在了房间里,表示这种不帅气的自己不适合这个本丸,并将做饭的任务交给了歌仙。

综上所述,对于眼瞎的太刀,夏夜简直就是灾难。

 

 

江雪从审神者换上夏夜景趣开始,就再也没有主动出过房间的。并不是没有想过出门,才换上夜景的时候江雪也想过出门看看,但才走出房门的的第一步,就从庭院里传来了鹤丸才中陷阱发出都惨叫。

摸了摸缠在手上的佛珠,江雪不留痕迹的挪回房间正中央,一脸严肃的告诉来叫他去吃早饭的藤四郎自己要演习佛法,并拜托小夜将备份的饭菜端到房间。

虽然演习佛法只是借口,但一拿起最近抄写的经书,江雪也慢慢沉浸在佛法的世界里。吃完早饭回来的宗三看了看江雪,迷迷糊糊的抱着铺盖靠着有进入了梦乡。

考虑到负伤,审神者想了想放了一队几天假期,亲自带着一直负责远征的二队出门练级。虽然用加速符治好了身上的上课,可精神上的损耗加速符可无法加速,加之换上夜景后总让人困困顿顿的,宗三这几天简直嗜睡到了极点,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进入梦乡。

胳膊被宗三当做抱枕,一侧头就能看到在肩上宗三漂亮的头绳,脖子上还时不时传来宗三的呼吸,再怎么沉浸佛法江雪这会注意力也完全被自己的弟弟所吸引了。

皱了皱眉头,江雪放下了自己手中的经文,转头看着在自己肩上安家的小青年。

对方本来略显蓬乱的粉色头发谁着呼吸一直刺着江雪的脖子,不疼,但却像羽毛一样挠着江雪的脖子,连带着因为佛法而平静下来的内心也变得浮躁起来。因为角度的原因,江雪只能看到宗三小巧的鼻翼。

和一般亚洲人稍显平面的五官不同,宗三的鼻梁十分挺拔,也不似某些欧洲人一样的蒜头鼻,鼻翼部分十分的小巧,正是时下最流行的模样。

江雪舔了舔嘴唇,明明才喝下了茶水,现在却感觉喉咙发干。忍住了喝水的冲动,江雪轻轻晃了晃胳膊企图将宗三摇醒,然后送到床上去。

虽然是夏景,但也并不算炎热,宗三你到底还是没恢复,比起我床才是更好的选择。

在契而不舍的攻势下,宗三终于有了苏醒的迹象。欣喜于宗三终于有所反应 也不管对方是否完全清醒,江雪就开始劝诫宗三,企图将弟弟赶回床上。

宗三眨了眨眼睛,努力撑着听完江雪说完最后一个字,终于忍不住重新合上了双眼,直接整个刃扑到了江雪身上,拉了拉卷到桌角的被子,将自己和江雪一起罩在了被子下面。

天黑了,江雪哥不睡觉嘛?一直这样念叨下去的话,即使是笼里的鸟儿也会忍不住啄你哦。

修长的右手摸了摸哥哥的双唇,意料之中的柔软,开开心心的戳了戳江雪的脸颊,直接捂住了江雪的嘴,左手环着脖子,枕着兄长宽厚的兄长,满意的听到了扑通扑通的心跳,开开心心的又进入了梦乡。

这样亲密的接触,江雪更加深刻的感受到了宗三的瘦弱。明明比自己还高一厘米,却纤细的如雨下的山茶花,那么的美丽,却让人觉得随时都可能在这恶劣的环境下提前衰败。

连自己都没有察觉到,在大脑反应的前一步,江雪已经环住了宗三的细腰,挪动身体努力让自己这个肉垫更加合格。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这不是人之常情嘛。

——————————————————————————————

论不按电灯的本丸如何在夏夜成功存活下去

就算是单人都被子,只有有梦想一样可以罩住两个刃

评论(6)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