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池秋

黄昏雨落一池秋 晚来风向万古愁

来跳只舞吧.下(宗三婶)

1.卡文卡成狗
2.不小心把信浓刀解的我,已经不敢回本丸了
3.感觉自己就是个垃圾(●—●)
——————————————————————————————
8
今天是个不寻常的早晨,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刀匠在(被迫)看了审神者连续跳了一天一夜东北秧歌,内流满面并且上吊自杀无果后,终于锻出来了江雪左文字。
宗三听到这个消息很高兴,当场就左手拿着铺盖右手提着行李肩上背着小夜一脚踢开了江雪的房间,并表示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齐齐。
“宗三 我觉得......”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齐齐!”
“不,宗三......”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齐齐!”
“不......”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齐齐!”
“......”
想了想,宗三还是从左手边的的行李里掏出了15000字的《告兄长书》语言之真切表情之悲情让闻者伤心听者落泪,看完之后江雪当场用世上只有哥哥好的音调诵读起了经文,感动得审神者从房梁上滚了下来并疯狂给江雪打call。
所以为什么是房梁?
麻麻左文字一家混进去了一个不明生物。
干脆利落的将审神者交给了路过的加州清光,并打断了江雪的临场发挥。
“好了,现在兄长和小夜能劈个叉嘛?”
看着卡在半空中的兄长和弟弟,宗三不由自主的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齐齐。
9
“宗三宗三我们来跳舞吧!”
出身于舞蹈世家的审神者
肤白貌美有活力,穿着高开叉的紧身舞裙,拉着宗三的胳膊一起被锁在了年久失修的储物间里。
为了躲避审神者的日常骚扰,宗三只好跑到这个积灰已久无人问津的储物间里躲着,没想到门锁年久失修,直接把两人困在里面了。
醒醒,都被锁门里了能不能不要光想着跳舞的事了。
“让笼里的鸟儿给你跳舞,借此就能炫耀你的能力了嘛?”
“诶,我只是单纯觉得,如果和宗三先生一起跳舞的话,肯定会开心得三天三夜都睡不着的。”
少女的眼睛闪闪发亮,宗三努力的从里面找出欺瞒说谎的痕迹,却只能看到漂亮的黑珍珠闪闪发光,和自己的倒影。
她的眼里只有我
这样的认知,让宗三一时半会竟然找不到话语反驳她。
“所以宗三你快换上衣服和我一起跳舞吧!”
“别别扯,那是裤子裤子给我留条裤子啊。”
“衣服衣服要垮了别扯坏了啊,所以你是牛嘛力气这么大!”
“别扑上来别别别......”
10
第二天早上,终于发现审神者不见的众人,在折腾了半宿找到储物室后,一刀劈开了大门解救出了被困了一晚上都两人 并开开心心的将红鸡蛋交到了宗三手中。
所以为什么红鸡蛋是给我的?
不对为什么你们会认为我们需要红鸡蛋啊?!
“没事的宗三,昨天的声音我们都听见了,女上男上并不重要。”
不知何时,身着白大褂的少年从人群中挤到了前排,拍了拍肩以示鼓励,顺着少年挤出的同道,江雪左文字也走了出来,毫无压力的接受了审神者奉上的茶水。
“兄长大人......”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啊.....
“没事的哦,只要是宗三的决定,我和小夜都会支持的。”
俊秀的长发青年拍了拍宗三的肩膀以示鼓励,顺便偷偷摸摸的将某种长方体盒子放到宗三口袋里。
江雪认真打量了一下审神者确定颜值符合弟媳标准后,默默的摸了一下念珠,拖着才来本丸的数珠丸一起离开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喝宗三和审神者的喜酒呐?不过昨天晚上熬夜把所有的都扎了小洞,应该很快就可以了吧。
11
“宗三宗三我们来跳舞吧!”
又是一个早晨,少女照理穿着舞裙跨坐在还在睡梦中的粉发青年身上。
“大人,现在才4:30,安静一点好吧。”
拉了拉被子将自己整个身体盖在铺盖下,习惯了审神者不定时骚扰的宗三照旧准备用老方法躲避审神者的骚扰。
“没关系,我的话可以陪着宗三等到天亮。”
开开心心的钻入被子里,少女抱着宗三进入了梦乡。
就这样一直等下去也没关系,能这样下去,就足够了。
12
少女其实一点都不喜欢跳舞,生在舞蹈世家,有些东西都是无法避免,没有人在乎你到底喜不喜欢,他们只在乎这一代的人是否能秉承先辈的意愿。
跳的好是理所当然,跳得不好只会惹人嘲笑,每一次登台前少女都会睡不着觉,就算表演完后也无法体会到喜悦,有的只是终于完成任务的放松。
所以当时之政府来找少女的时候,少女立马就答应了。
远离人世也无所谓,至少能让我逃离这个噩梦吧。
一个跳了小半辈子舞蹈的人怎么会看不出一个刃到底适不适合跳舞呢?更何况,这个人可是出生在舞蹈世家。
“所以到底为什么想要和我跳舞呢?”
“嘛,谁知道呐~~”

评论

热度(14)